影像国际网-中国摄影家协会主办

徐立刚:现场

2014-04-08 10:46:44 来源:Photointer 【合作】 作者:徐立刚 编辑:suyuezhuo
分享:

作品阐述

   再现经典的初衷,其实是想向曾经心目中的伟大摄影师致敬。特别是我的模特演员在倒下30多次的时候,我才依稀捕捉《共和国战士之死》瞬间的灵魂。但当一张照片在完成一件事实的陈述的时候,这张照片是否真的就是这件事实的全部?也不尽然。有资料显示,《共和国战士之死》的真正拍摄者不是卡帕,也不是在真实的战争中拍摄完成,这对于迷恋瞬间,迷恋战地摄影的你我,多少是个打击!

   我选取20世纪非常经典的5幅摄影作品,作为再现的对象,复制拍摄的现场,在现场中体会摄影的意义。

   《二战胜利之吻》中,水兵的左臂是因为紧张而导致的扭曲;








   《共和国战士之死》,摄影师的位置远远比倒下的战士的位置更加危险;








   《国旗插上硫磺岛》,众所周知这是摄影师在战斗的间隙摆拍的;


_newsnow_page_break_tag_









   《玛格丽特·玛瑟》,传世的作品异常的美丽,但换做180度的后机位拍摄时发现模特的姿态其实非常别扭且不舒服,这也是模特的心声。





_newsnow_page_break_tag_





   《市政厅之吻》,如果不是摄影师的精心安排,我认为他的确完美到无可挑剔的地步。







   在所有拍摄的现场,我都以环摄的方式再现经典影像的不同的侧面,以期用曾经这个事件的另一面来强化事件本身;似乎事与愿违,我的努力好像只能让经典影像不断的被消解甚至被误解;但会让人对摄影有更多地思考,这也许是《现场》存在的意义。


_newsnow_page_break_tag_


作者介绍

   男,42岁,祖籍江苏,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宁夏摄影家协会理事,1999年就读中央工艺美院(现清华美院)摄影研修班,2007至2012年担任宁夏画报社摄影总监,2011年作品《想象与经验》参加中国?丽水国际摄影文化节,并荣获最佳摄影师奖。“TOP20?2013中国当代摄影新锐展”入选摄影师。

评委评语

   与绘画或者其他视觉艺术不同的是,所有的纪实性照片都来自于一个事实现场。照片的真实性,及其作为历史证言的功能,都取决于摄影主体的在场性。因此,对于“现场”的探究与追问,会让我们对摄影本身以及它与社会现实、历史文化等等建立起来的复杂关系产生一系列新的质疑。

   徐立刚这组带有很强实验性和观念化的影像《现场》,至少在几个层面上,为我们提出一些有趣且重要的议题:

   一、    所有历史影像所触及的事件现场,如果最终留下的影像仅仅基于一种视角,那么这一幅影像与这一现场之间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过程性事件和历史事实的完整性,怎样在某一种视角所呈现的单一影像当中得以充分的表现?如果不能得以完整的表现,经由这一视角采集到的经典影像,尽管会在大众传播过程当中影响卓著,它也只不过是有关一种历史事实的碎片式记录,我们怎样来确认这张照片的“历史真实性”?徐立刚的这组重现历史现场的照片,从影像发生学的角度,从摄影的内在性角度,对这些重要的话题提出了有效的质疑。

   二、    假设这些经典影像原作的摄影师面对事件现场时,已经从多重视角采集到了大量影像,那么为什么呈现在公众面前的只是这一张而不是另一张,或者是一系列内容更为丰富多样的影像?摄影师或图片编辑从众多的影像当中仅仅选择某一幅影像供媒体发表时,基于什么样的原则和标准?所谓的“决定性瞬间”是否存在?“决定性瞬间”是基于对事实的准确陈述,还是对于事实的一种象征化表达?还是在事实之外构建了一种新的影像现实?还是为了构建摄影本身的语言系统?徐立刚的这几组重现历史现场的照片,探讨了影像艺术的本体语言逻辑与历史事实逻辑之间存在的多重复杂的关系。

   三、    假如某一著名摄影家的一张摄影名作,出自当时在现场的另一位摄影师之手,或者根本就不是这张照片的说明文字所陈述指认的现场(如《共和国士兵之死》),那么是什么原因让摄影师为历史事实作出伪证?摄影师的道德自律何在?为什么这样一张虚假的照片会在历史叙事过程当中获得那样大的影响力?假如一张照片产生的现场本身就是一场戏剧化的表演(如《国旗插上琉璜岛》),那么,又是什么力量在组织和营造出一种事实现场,并通过影像的记录功能,使它成为历史描述的有力证言?显然,徐立刚通过重现的历史现场,探讨了摄影主体的伦理操守与政治集团的权力话语对影像真实性所产生的巨大干预作用。

--    刘树勇


分享:
【允许转载,转载时请标注来源和作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