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国际网-中国摄影家协会主办

in China在中国外国摄影家影像作品展闭幕

2013-11-21 00:54:58 来源:中国摄影家协会网 【转载】 作者: 编辑:yangzhaolong
分享:

       2013年7月28日,“__in China”外国摄影家影像作品展在炎黄艺术馆闭幕。此次展览由炎黄艺术馆及北京市黄胄美术基金会主办,佳能公司公益赞助及多家艺术媒体鼎力支持。

 

         “__in China”外国摄影家影像作品展由10位长期居住在中国的外国艺术家组成。 他们以摄影的方式记录了在中国生活的方方面面。作品风格各异并富有趣味和真实感——温馨,幽默,搞怪,慵懒,神秘……从不同的侧面展现摄影在生活中的意义。


千年之恋 李戈(哥伦比亚) 摄

母与女·吐鲁番 佐渡多真子(日本) 摄


      他者的中国

     19世纪中叶,摄影术在欧洲比较广泛地应用后,许多职业摄影家利用它特有的记录功能,积极地寻找拍摄的“新大陆”。长期的闭关自守使中国这样一个古老的东方大国在西方人的想象中充满着神秘色彩。13世纪意大利人马可•波罗(Marco Polo,1254—1324)的游记中描述了中国太平盛世神话般的景象,《利玛窦 中国札记》展现了一个物价低廉、富裕,人民安居乐业的社会,以及一派宽松、自由、平等、活跃的政治氛围。此外,大量的外销瓷器和外销油画上出现的中国图像和东方神韵,以及以水彩画和铜版画为载体进而展开的中国图绘,都使得西方人对中国产生了极其强烈的好奇心。然而,摄影术的发明伴随着鸦片背后的坚船利炮,使这些西方人近距离观看、记录和体验这个古老而神秘的国度成为可能。从此,作为一个文化意义上的“他者”,西方人用照相机揭开了古老东方帝国神秘的面纱的同时,一种全新的带有猎奇的视觉方式也随之进入中国西

 

       西方人对中国这个东方古国的想象到侵略,用了八百多年。然而,当这个想象的对象呈现在眼前的时候,他们用充满猎奇的眼光打探这这个神秘的国度。也许是巧合,这种观看始终是伴随着照相机来完成的。

 

       1842年,一个偶然的机会,一位法国海关官员从法国乘船出发,于次年到达亚洲和中国,并且使用十分笨重的摄影器材拍摄了一批有关中国的达盖尔法银版照片。这位历史上第一个在中国土地上拍照的人,就是法国人于勒•埃及尔(Jules Itier,1802-1877)。从此,在东方的土地上,揭开了摄影的历史篇章。然而,在西方摄影术传入中国最初的半个多世纪里,我们看到的是一部西方殖民观看与本土照相馆 并行发展的历史。


       其实,西方人对中国的摄影观看始终不曾中断过,它已经构成了中国摄影史研究的一个重要维度。无论是民国时代的罗伯特•卡帕(Robert Capa,1913—1954),还是新中国成立后的布列松(Henri Cartier-Bresson,1908—2004),抑或是改革开放后,来中国旅行的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1928—1987),甚至是进入新世纪以后的托马斯•施特鲁斯(Thomas Struth,1954—),乃至我们今天看到的这10位最年轻、最活跃,也最具当代性的西方摄影师们的作品。从一代又一代外国人拍摄的大量中国照片来看,它更像是一部发生在中国的西方摄影(局部)史。在这个意义上看,这些外国摄影师仿佛处在一个中国和西方摄影史交汇的地方,这个地方在今天看起来是那么特别。它时而显得边缘,时而引人注目;它时而闪现着好奇,也时而充满理性。

 

        时过境迁,我们今天看到的这10位外国青年摄影师们对中国的观察,与之前那些摄影师们的猎奇性观看早已发生巨大的不同,他们中的很多人不仅在中国生活了很多年,而且还是在中国学习的摄影。更有甚者,已经成为中西方摄影文化交流的使者。在他们的摄影中,中国已经成为与其生命一同呼吸的视觉参照;在他们的照片里,中国也会成为他们获取视觉资源的巨大田野;当然,中国还会成为他们冷静观察之后充满疏离和荒诞感的奇异景观;等等这些关于中国的视觉表述,不禁让我们感受到,那种基于他们各自不同文化背景和视觉经验下,展开的对中国的不同理解与阐释。于是,中国不再是想象中的符号,不再是猎奇者的猎物,而是他们各自照片中与内心触碰的对应之物。

蔡萌


分享:
【允许转载,转载时请标注来源和作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