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国际网-中国摄影家协会主办

当知名通讯社接连遇上诚信和道德危机-2

2014-07-28 13:07:46 来源:南都网 【转载】 作者: 编辑:sudan
分享:

      为回应3月中旬纽约时报Lens博客一篇文章关于路透社在叙利亚的一些签约自由摄影师摆拍的质疑,路透社随后发表了一份声明否认了这篇文章的指控并反驳称其没有任何做错的地方。

之前纽约时报Lens博客的文章称,在叙利亚阿勒波为路透社工作的三名自由摄影师匿名表示,当摄影师没能拍到所希望的照片时,一些路透的自由摄影师有时会摆拍。他们中的一名更是直接向时报的记者承认了自己曾经摆拍。

      “匿名的指控没有任何特定的案例支持,这篇文章没有提供任何的证据能表明路透的摄影师在叙利亚或者其他地方摆拍,”路透的声明这样写道。“摆拍照片是一种会被解雇的过错,如果我们发现任何摆拍的案例,我们会采取适当行动。”

       但是这件事情并没有随着这份声明而结束。几天之后,美国国家摄影记者协会( the National Press Photographers Association ,以下简称NPPA)接着纽约时报Lens博客的调查在自己的网站上报道:“路透社在叙利亚的自由摄影师一组名为《反对派男孩制造武器》的图片故事因为其真实性被质疑。”

      去年12月,当路透社在叙利亚阿勒波的年轻自由摄影记者Molhem Barakat在采访一场战斗中死亡后,许多新闻机构认为Molhem Barakat是一名支持反对派的活动分子,让人们注意到路透社在叙利亚依靠反对派活动分子获取新闻照片的做法,而其中一名自由摄影师更是反对派武装的新闻发言人。

       这也引发了新闻圈中关于使用支持反对派的活动分子所拍摄照片是否可信的道德争议。仅仅依靠摄影师的署名、路透社悠久历史积累下来可信度和声誉,全世界的编辑不足以轻易地确定或者核实查证在战乱的叙利亚谁正在拍摄什么。他们也不可能知道谁在操控这些摄影师,还有实际上是谁在编辑他们的作品和审核这些影像的真实性。

      作为指控文章和声明的余波,许多图片编辑带着质疑的目光重新审视了路透社来自叙利亚阿勒波的新闻照片。他们发现了路透社来自叙利亚的一些影像存在问题的实际案例,这些照片或许与拍摄它的摄影记者的道德有关,也或者与编辑和发布这些影像的新闻操作标准有关。

       一些路透社叙利亚自由摄影师拍摄的照片被拿了出来,被质疑其真实性。其中一组被怀疑的照片的作者署名为Hamid Khatib,2013年9月7日经路透社发表。影像和图说显示一名10岁的名为Issa的男孩正在一个炸弹工厂里工作,“修理”一台迫击炮弹发射器和组装一颗“手工自制的迫击炮弹”。

 

_newsnow_page_break_tag_

 

_newsnow_page_break_tag_

 

_newsnow_page_break_tag_

       这批照片的图片说明这样写道,一名叫做“Issa”的男孩每天与他的父亲一起在这个炸弹工厂里工作十个小时,一周六天除了周五。另外一张照片的图片说明这样写道,这个武器工厂是叙利亚自由军所有,而另一条图片说明说在一个生产机械(manufacturing machine)上测量(is seen measuring)一枚迫击炮弹,并“修理(fixing)”一台大炮的主要部件--迫击炮发射器。另外照片展示了男孩正在组装一个“自制的迫击炮弹”,其他的一系列照片展示小孩在“修理(fixing)”发射器。图片故事的结尾,一张照片展示了男孩坐在工厂一个工作区的地面,给自制迫击炮弹装上尾翼部件。

       图片说明没有解释为什么一个十岁的男孩会懂得制造迫击炮弹和修理大炮,在这个昏暗的空仓库里也没有看到其他的工人。如果这里确实是反对派的军需品工厂,图说也没有解释为什么一个小孩独自在这里工作的同时,无人对其监督管理。这组图片故事出现在许多网络新闻网站的页面,有些单张甚至出现在精选的图集里,如今网络上仍旧很容易就能搜索到这些照片。

 

_newsnow_page_break_tag_

      当去年9月路透发布Khatib的这组照片的时候,许多参与报道叙利亚战争的摄影师和编辑感到疑惑甚至质疑这些照片的真实性。“当时就有很多人质疑这些照片的真实性,”NPPA的编辑Donald Winslow这样写道, “记者和摄影师被派出去寻找‘Issa’,但他们回来时都表示无法找到这个男孩。”

      如今,数月之后,一些资深的为杂志和通讯社服务的自由摄影师以及他们的编辑纷纷匿名与NPPA谈论了Khatib的照片。他们分别谈论的其实是同一个故事:在这组照片发表以后的不久他们就都已经获知——从这个炸弹工厂的工人口中或者附近社区的人们口中——男孩“Issa”并不在那里工作。去寻找这名男孩的一名摄影师更是对他的编辑反馈,不单只男孩不在那里工作,而且整组照片都是“摆拍”的。一名曾经调查过此事的常驻中东地区的资深通讯社图片编辑更是表示,拍摄照片那天,小孩是和摄影师一起到达那里的。

       NPPA表示,在Khatib的照片发表之后,一名当地的来自叙利亚自由军媒体中心为外媒记者服务的“新闻助理(fixer)”也来到了这家工厂寻找这名男孩。他们也希望能寻找并报道这个不寻常的故事,但他们同样被告知,那名小孩不在那里。一名当地社区的居民更是向寻找男孩”Issa”的记者表达了对这组照片的愤怒,因为他们认为这组照片展示了小孩在军工厂里工作,这会影响到叙利亚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的形象。

显然,Hamid Khatib是唯一一个在这个武器工厂见过这名男孩“Issa”的记者。

       BagNews的Michael Shaw更是采访了十多名匿名(因为圈子太小)的战地摄影师、图片编辑以及见多识广的记者,列出了他们针对每一张照片的众多质疑,“任何一个被采访的对象都相信这些照片是摆拍的”。有兴趣的小伙伴可以打开这个链接看看他到底是如何纠结地较真的。
http://www.bagnewsnotes.com/2014 ... tory-photos-staged/)

路透认为,这批照片是真实而且不是摆布的。在两份对NPPA和Bag News发布的声明中表示:“9月4日,摄影师Hamid Khatib正在拍摄一个关于制作军需品和武器的工厂的故事。Hamid去了几个工厂,在其中一个工厂,他发现了这名小孩Issa。路透认为军需品工厂的童工Issa的故事可以继续拍摄以满足路透的摄影App及网站Wider Image的需要--这些产品需要一些更有深度和前后关系的图片故事--所以接下来的9月7日Hamid整天都和这名孩子和他的父亲在一起。”关于这些照片在何种状况下拍摄,路透没有提供更多的细节。

 

_newsnow_page_break_tag_

      “路透的首席摄影记者、地区图片编辑以及新加坡的图片总部会审查我们提供给客户的每一张照片如果怀疑图片是摆拍的。路透不会继续雇佣任何相关的摄影记者、自由摄影师或者员工,如果他们被发现了拍摄、通过并编发了一张摆拍的照片,无论是否无意识的。”

这时,编发Khatib这组照片的图片编辑显然也被放到了聚光灯下了。

当我们忽视图片说明去看这组照片,照片视乎“无伤大雅”,看似只是一名小孩在父亲工作的军工厂里玩耍。但这组图片的图说却在告诉观者,这名10岁的男孩在炸弹工厂里“工作(works)”、“组装(assembling)”和“修理(fixing)”,这是想让读者相信这名小孩有能力完成这些危险且需要技能的任务吗?

       所以这组图片涉及的伦理道德问题,已经不单单是这名自由摄影记者是否主动或者被动地“摆拍”了,而是已近牵涉到编辑操作的层面了。在编辑发布流程,这些图说在什么时候被审查核实?经过了多少名编辑?是否有路透自己的员工质疑过这组图片和图说的真实性?更重要的,是否有人按照专业的新闻标准去验证这些图片说明是否精确?

       当一个新闻机构觉得派自己经过新闻训练且值得信任的员工记者去战场采访,太危险时,路透是不是就能降低新闻专业的标准去雇佣反对派的活动分子为其拍摄新闻照片呢?

来自NPPA的这些分析和质问无疑就是一部最好的新闻摄影案例教材。

故事还没结束呢,纠结较真的Michael Shaw 几天后又在BagNews发表了一篇文章,挖出了一些貌似是更不可思议的现实。

 

分享:
【允许转载,转载时请标注来源和作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