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国际网-中国摄影家协会主办

自觉-7人手机摄影展谷仓影像馆开幕

2014-07-07 11:42:36 来源:谷仓当代影像馆 【合作】 作者:邴哲 编辑:suyuezhuo
分享:


影展名:自觉——七人手机摄影展
时间:2014年6月28日至7月10日
主办:谷仓当代影像馆
地点:谷仓当代影像馆
策展人:笑咪咪杀手
参展摄影师:王轶庶、冯立、卢恒、丘、雷本本、王志军、邴哲
海报设计:刘皓
前言:韩松落


自觉抑或圣地

作者:韩松落


   这里有一场名为“自觉”的摄影展,作品来自七位摄影师:王轶庶、冯立、卢恒、雷本本、丘、王志军、邴哲。问题在于,为什么是手机?为什么要用手机拍下的照片,来组成这场展览?

   也许因为,在照相机的时代,摄影就是一种仪式,对摄影者,对被摄者,都是如此。对摄影者来说,端起照相机的同时,一场摄魂仪式已经开始,镜头的重量,意味着一种凝视的慎重,一份整理世界的雄心;镜头的技术,意味着这份雄心需要何等的门槛。摄影是微缩的英雄之旅,是屏息的激情,是飘忽而又深邃的业绩。

   对被摄者来说,这是更为盛大的仪式,在被镜头和摄影者整理之前,被摄者已经自我整理,他们依照自己的影像经验,去调整自己的表情,顺应自己的影像想象,和摄影者合谋,甚至,按照影像的结果,去调整自己的生活。照片和镜子一样,在远处,在知或不知的内心深处,指导着笑容、忧郁,嘴角的线条,乃至我们看待世界的眼光,评论世界的方式:“今天的晚霞像风景壁纸”、“他的故事就像电影。”图像里的景象后来居上,成为覆盖现实的第二自然。

   在手机摄影的时代,图像似乎变得容易获得了,缺乏耐性了,镜头的存在感,也渐渐变成隐性的了,但它的仪式感没有缩小、没有减弱,反而更大、更普遍、更内在:它终于要完全依赖摄影者的自觉。在全世界都陷入图像的汪洋,并终于忘记了获取图像需要怎样的慎重时,图像的重要性才真正开始,在人人都是摄影者的时候,摄影者的光荣之旅才真正启动。它更像是在瞬息万变流沙世界里,谋求某种永恒,在人人似乎都能获得真谛的沉沉雾霭中,等待绿光出现。这似乎更难。

   邴哲,冯立、雷本本、卢恒、丘、王轶庶、王志军的作品,显示的就是这种在流沙里驻足的勇气。在手机照片特有的那种拘谨和轻盈兼而有之的影调中,我们窥见人间的罅隙,被不明就里的景象迷惑,被突然袭来的恶意刺激,同时感受到颓败和崇高,也捕捉到时代幽暗和心灵紧张。

   而这至关重要:它们就存身于所有能掏出手机的场合,等待被直径五毫米的小孔捕获。它们存在于兰州、广州、成都、北京、瑞士,就在某个下午、某次旅行、某个饭局上。比较神话学家约瑟夫•坎贝尔曾说:“我们文化传统的毛病之一,是把圣地视为在我们住居地之外的另一个地方……而如果你不能在你所住之处找到圣地的话,你就不会在任何地方找到它。”

   那个让你按下手机摄影键的地方,也许就是圣地。


部分摄影师作品分享











分享:
【允许转载,转载时请标注来源和作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