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国际网-中国摄影家协会主办

集美·阿尔勒摄影展中呈现出的摄影生态

2018-11-25 10:27:13 来源:影像国际网 【专稿】 作者: 编辑:Lee.W
分享:

640_2.jpg

威廉·魏格曼,“魏玛猎犬”置于展场外公共空间


11月23日下午,集美·阿尔勒国际摄影季如期再度来临,在中国厦门拉开了帷幕。这也是年轻的集美·阿尔勒与49岁的法国阿尔勒摄影节第四度牵手。

1970年的夏日南法诞生了世界上迄今最悠久、规模最大的摄影节,不仅仅成为了小城阿尔勒的一张名片,也奠定了这种以摄影为中心媒介这样艺术聚会——Rencontres d’Arles(阿尔勒的大聚会),并非直接以“摄影节”直呼,也几乎定义了摄影节除了展陈与常设项目以外的另一本质。虽然初秋的厦门有些凉意,但是这依然是一场令人愉悦又充满期待的年度聚会。

在接下来为期一个多月的展览中,这里将呈现来自全球各地共70多位艺术家的作品,其中包括8场远道而来的“年度阿尔勒”单元项目。主要展场依旧如往年设置在集美新城市民广场展览馆和三影堂厦门艺术中心,另新增设北岸艺术区瞐美术馆,让岛内外文化区域与空间产生联动。

640_3.jpg

威廉·魏格曼,《合唱团》,2000


威廉·魏格曼(William Wegman)的“魏玛猎犬”首先就以户外“大型盒子”的形式占据展场外公共空间,这条被命名为曼·雷的猎犬(也是艺术家向曼·雷致敬)在镜头前进行着“人类角色扮演”,出人意料地演示出各种人类的情绪与表情,精心的布景、服装、道具也显露了艺术家对于艺术史的痴迷。

阿尔勒单元带来的八个展览分布在进入主展场的左侧位置,靠后为阿尔勒2018图书奖展览。据集美·阿尔勒国际摄影季发起人之一、三影堂摄影艺术中心创始人荣荣介绍,这里的展陈基本保留了在阿尔勒呈现时的原貌。

640_4.jpg

山姆·斯道兹亲自策展的项目“安·雷:未完成的——李·麦昆”现场


首先开篇的则是集美·阿尔勒另一位发起人、阿尔勒摄影节总监山姆·斯道兹(Sam Stourdzé)亲自策展的项目:“安·雷:未完成的——李·麦昆”。这场以英国著名服装设计师、有“坏孩子”和“鬼才”之称的亚历山大·麦昆本名(李·麦昆)命名的展览,怀着亲密致敬之意。安·雷在现场导览时介绍,自1996年伊始在巴黎遇见担任纪梵希艺术总监的麦昆,两人即建立起长达十三年的友谊,直至2010年这位设计师悲剧性地去世。两位艺术家不约而同地选择黑白银盐胶片摄影,不仅在于捕获手工艺之美,更在于“捕捉作者处境和冬季的神秘与复杂”。与一般时尚名人摄影不同,麦昆亦经常给予安·雷“挑战”,如把肖像画成蓝图(氰版照相法)。这一段独特真挚的记录呈现出一个敏感、脆弱并具备诗意的麦昆。

640_5.jpg

山姆·斯道兹亲自策展的项目“安·雷:未完成的——李·麦昆”现场


克里斯托夫·卢瓦左的“图像权”,来自2015年阿尔勒监狱主观给服刑人员开设的摄影研习班,卢瓦左即参与其中,并教授参与者使用照相机与体会光线的重要性。与监狱报告相反的是,监狱作为地点并未在照片中有明显存在感。且因卢瓦左被允许在写明理由的情况下携带额外材料,故照片中呈现出一种虚构甚至荒诞感(例如穿着软甲的人物)。在现场墨绿的展墙下,服刑人员在图像中表达出他们如何看待自己,以及希望他人如何看待自己的“故事肖像”。

640_6.jpg

“烟之柱:当代土耳其艺术圈小览”之吉汉·代米拉尔作品


继2017年聚焦伊朗之后,今年的阿尔勒摄影节再次聚焦亚洲国家,带来一组土耳其艺术家的集体亮相,据称策展人对艺术家们提出的一个简单的问题即,无法在土耳其展出的故事与题材。脱离地域的限制,“烟之柱:当代土耳其艺术圈小览”在启动之时便反映土耳其时局大背景下的创作、传播与反馈,在一年多的时间中,得到“命题“的艺术家们通过持续讨论以反映出该国艺术图景的多样性。


今年阿尔勒新发现奖得主维多利亚·沃伊切霍夫斯卡(海燕)的展览也来到了集美现场,亦是带有人道关怀的作品。“闪光”意指无情击穿房屋墙壁的耀眼弹片——住在前线附近的平民称它们为“闪光”,抬头看见烧着的碎片意味着来不及寻求掩护。从年轻业余军人处采集来的照片,让观众在弱光环境下直视主角对于死亡的恐惧和脆弱。

640_7.jpg

维多利亚·沃伊切霍夫斯卡(海燕)作品《九人死亡,八人受伤的小分队》


以摄影为媒介直面人类与技术的关系,也是热门话题。马修·加弗苏“H+”关注超人类主义运动,缺乏语境的隐晦照片,显示出一种荒谬甚至诡异的赛博感——人工与实物的神似,从人体外骨骼原型到荧光鼠,回应了菲利普·K·迪克(Philip K. Dick)的话:“有生命的和没有生命的,我们现在很难区别清楚:这成了一个基本范式。”

640_8.jpg

马修·加弗苏,“H+”


而三影堂厦门摄影中心中则呈现了另一个重头展览,曾经拍摄过《切·格瓦纳》的马格南摄影师勒内·布里(René Burri)的“虚构的金字塔”——由其克洛蒂尔德·勃郎-布里和萨姆·斯道兹联合策展。源自1958年摄影师造访埃及时,金字塔给他几乎完美的记忆,而三角外形元素则常常出现在其后的元素中,无论是建筑、园林还是艺术展览。而布里与中国始于1964年的缘分也在展览中被强调——这些不同以往大师展览的元素,较为微妙和有趣,也能唤起中国观众的情感共鸣。

连接两个摄影节的是去年集美·阿尔勒发现奖获得者冯立(展场设置在瞐美术馆内)。今年夏天,冯立受邀前往阿尔勒参加获奖的“白夜”系列的展览。在参展之外,斯道兹向他提议一个“额外项目”:继续在阿尔勒进行“白夜”系列的创作。凭借直觉而迅速的拍摄手法记录下摄影节开幕周盛况与日常,冯立的“白夜”正好串起两个摄影节项目。

640_9.jpg

戴建勇系列作品“朱凤娟”


今年的发现奖被提名人展览也依旧是话题中心,最终将于11月25日颁奖,获奖者将获得约20万元人民币,并依据惯例在法国阿尔勒摄影节上展示作品。戴建勇(容思玉提名)的系列作品“朱凤娟”为2008年到2015年期间持续的日常抓拍。拍摄的主角都是艺术家的伴侣朱凤娟,整个展场空间由其肖像构成,呈现出各色生活中的场景、片段与情绪。在这个系列中讲述朱凤娟的故事,也在“更广的意义上展现了当代女性的困苦、狂喜、感触和忧郁,在此之中,传统、家庭、社会交际、性、母爱也都彼此交织。”(策展人语)同样为容思玉提名,常驻纽约的艺术家廖逸君的“实验性关系”对观众而言也并不陌生。这个启动于2007年的项目至今仍然在进行中,此次也呈现出一些今年新创作并且从未展示过的作品。


策展人刘倩兮带来的两个艺术家,胡伟“为公共机会(邂逅)的提案”中,艺术家回到自己出生地大连,考察当地地标性的城市景观人民广场。这一地点承载了丰富的历史叙述、公共记忆以及随着国家政治气候的变化而导致的公民身份的不断转变。而另一位来自香港的艺术家黄永生更感兴趣的,则是如今我们以何种方式获取、阅读和分享图像。艺术家始终在试图用图像捕捉时间以及稍纵即逝的存在。

640_10.jpg

媒体导览现场


策展人李杰带来的杨文彬的“欢愉之镜”,VR成为一种对于“再现疲乏的先试下的又一种想象的匮乏”,艺术家将一个又一个体验场景中麻木的参与者体验和海量生产的VR设备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影成为见证者,也是转译者,它构成了我们在持续的欲望消费的欢愉之下‘清醒的片刻’。”李杰提名的苏杰浩的新作是一部自传性的作品,包括来源不同的材料,现场在一个封闭的空间中,通过一系列融合14段记忆的影像、摄影、文本和声音,模糊空间与时间的界限,构建了诗意的叙事。


王岩提名的沈玮将自己的身体放置于自然之间,捕捉到人与河塘共处的瞬间,又在《已经想念你》中,将自己的身体作为一种记录瞬间情绪与状态的方法。邵睿璐用各国真实的货币(硬币)实体表现出了抽象的全球化理论下货币霸权主义与国际关系。而在另外一件结合装置的作品中,摄影师用最准确的方法将静物最光线美好的时刻定格。


由董冰峰策展,刘卫的作品《明日记忆》探讨了个人身份问题,借用好莱坞电影中对“东方”和“香港”的描述,思考这些表征如何对所描绘的城市、地区和民族群体的“身份行程”过程中发挥作用。《周末》是艺术家雷磊一直在进行的项目,“怀旧”贯穿其中,“讨论今天的摄影问题正是让位于图像的问题。”

640_11.jpg

媒体导览现场


今年的集美·阿尔勒上,韩国艺术家占据了除阿尔勒单元和其他中国艺术家单元以外的绝对主角,用荣荣的话来说,即试图用很短的时间,了解韩国的摄影脉络。


在三影堂厦门艺术中心中,首尔摄影博物馆合作策划出两大重要展览。而“林应植 透过镜头看历史”用荣荣的话来说,就是“国宝级作品”的呈现。林应植不仅是韩国摄影先驱者,也是管理者、教育家和批评家,更促成了摄影在韩国艺术史上理论基础和艺术地位的建立。此次展览重点从林应植五十年的摄影生涯中,精选出20张作品,基本覆盖了其摄影生涯的起步,后来收到画意摄影的影像,到五十年代初的战时摄影,以及战后以客观表现社会现实、感受日常琐碎稍纵即逝的摄影作品。


紧接着这位大师级的展览,“重塑我们的时代”中从金重晚、具本昌、李甲哲、闵丙宪和朴起好五位生于战后韩国摄影师的视觉,探究着在经历这段波折历史后,“做一名韩国人的意义。”


在市民广场展场中“同一个季节,不同的回忆”则是一批更为新生代的韩国摄影师,皆有对时间、季节、人性这三者的循环往复有着或文本或具象的表达,五位摄影师通过自己的视角和语言展示了春夏秋冬。

640_12.gif

黎郎,《某年某月某日漫长的一天》展览现场


黎郎的《某年某月某日漫长的一天》位于展场最后的部分,用四面屏模仿着火车车厢形式进行布展,“车窗”闪现着沿途的风景,车厢内重叠着不同人的声音。图像来自艺术家乘坐高铁从北京往返广州的途中,以每分钟一张照片的频率,透过车窗拍摄铁路沿线景观,并将景观压缩至“一小时”内。最后通过网络征集的50名志愿者,让他们描述自己的生活和面对的社会现实,将这些声音以一种错位的方式进行并置和重叠。

640_13.jpg

藏家故事单元“能走的就行:中国乡土食材摄影”


有意思的是,今年藏家故事单元交给策展人鲁小本(Ruben Lundgren)与蒂莫西·普鲁斯(Timothy Prus)。两人在展场中似乎搭建出了一个中国乡土风味的餐厅,欢迎来往的观众磕瓜子。“能走的就行:中国乡土食材摄影”展位中的图片并非艺术家拍摄的摄影作品,而是汇集了关于中国食品和食品生产中那些迥然不同、不拘一格的业余照片和相册(展览内容来自英国现代冲突档案馆,大量素材取材于苏文与鲁小本在过去八年搜集的丰富馆藏)。展览诙谐地探索和赞美了食物在摄影爆发式增长的中国当代史中的地位。

分享:
【允许转载,转载时请标注来源和作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