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国际网-中国摄影家协会主办

笔记|并不是“最终回”的[终]南山回响

2018-06-05 16:50:19 来源:影像国际网 【编译】 作者:周仰 编辑:斫子 Su Yuezhuo
分享:

2018似乎过得特别快,转眼从冬天到了夏天,这几乎过半的新的一年,是从终南山的艺术驻地开始的。2017年12月31日之2018年1月9日,由西安原·影像馆和老皮(彭祥杰)邀请,我们七位摄影师在传说中的终南山进行了驻地创作,6月23日,驻地的成果将要开始在西安原·影像馆展出。

项目主持:彭祥杰
项目策划:武强
特邀嘉宾:超清禅师(东村孔布)
策展人: 甘莹莹
参展摄影师:周仰、吴梦媛、宋沭阳、杜艳芳、甘莹莹、蔡乙荣、曹梦雯
开幕时间:2018年6月23日  下午2:00
摄影师讲座:2018年6月23日   下午3:00
展览时间:2018年6月25日一7月24日(观展预约电话:15029213335 屈先生)
地址:西安市青龙路26号乐游原高尔夫练习场·原影像馆内

当时我带了TOYO 4X5英寸折叠大画幅相机(Fuji Color彩色负片)和Contax S2单反相机(Ilford Pan 400黑白胶卷),这里先放送黑白部分,至于这些照片的主题嘛,姑且说,还是“我的中州”(My Middle Earth)吧。驻地期间我们每个人写了一篇日记,今天就通过我这篇笔记,回到那些大雪中的日子。

1.webp.jpg

终南山艺术驻留十日谈·柒(2018年1月8日)

一转眼在终南山的艺术驻留已经接近尾声,连续四天的大雪将四周的环境完全改变,这时才知道,原来“银装素裹”之类的形容词不是做作。在之前两天,先后两位艺术家以行为的方式在雪地进行了裸奔,正在佩服她们挑战零下温度的勇气,团长甘莹莹就提出了大家一起裸身在巨石的积雪上留下头和身体印迹的想法。这几日我们每天上山拍摄的路径,穿过了村子后,就是大片无人的区域。

今天的五位“仪式”参与者中,宋沭阳和吴梦媛已经习惯于用自己的身体来创作,而曹梦雯、我和提出倡议的甘莹莹本人都是第一次进行这样的尝试。虽然身体从来不属于我特别关注的主题,但是看到这个环境,却也唤起了一些想要与之亲近的念头。正如本次驻地计划的特邀嘉宾超清禅师所说,“世界由念头组成”。


前一晚提出这一想法时,超清禅师提到,许多登山者在攀登前也会进行类似的祭拜仪式,把自己赤裸裸地呈现给山川,以期获得山神庇佑。理想状态下,我们也希望这一次行为是一种仪式,就像甘莹莹说的,“以温暖身体为媒介拥抱冰冷的环境,用最真诚的体态在原始的土地上留下印记”,不过在零下十度的雪地里,从脱下羽绒服开始,思想里就只剩一个字:冷!在石头面前五体投地,整个过程可能只有几分钟,却感觉挑战了身体耐寒的极限。

这几日对这片山的印象是“无人”,但当代生活中,真正的“旷野”无疑是一种乌托邦,神奇且庆幸的是,就在大家穿好衣服收拾器材之际,这条好几天来都只有我们自己脚印的路上竟开过了一辆车,大约是趁着周日来赏雪的人。

作为一个南方人,看到这样的雪景实在是非常兴奋的,尤其是真的看到了如中学课文中描述的那种“每一片都不同”的雪花。雪真是具有转化空间的魔法,观看雪花飘落,观察那些银色的树木,总忍不住去拍摄,不由自主地想要“占有”这种美。不过对我来说,真正在创作中最难的却是如何超越这些对象本身的美感。


在山上之前,鉴于终南山本身的传奇属性,我大约有一点拍摄“信仰”的想法,这个话题几年前便开始有兴趣,在去年试拍了第一个人之后,就一直搁置,这一次倒是刚好可以做些不一样的试验。山上的每一晚,都有一位参与驻留的艺术家分享自己的创作,第一个晚上,则是特邀嘉宾超清禅师的讲座,禅师不仅详细介绍了佛教中的许多概念,也梳理了信仰与宗教的关系。超清禅师提到,“信仰就是信念、敬畏心与虔诚心”,这对我很有启示,在“信仰”话题的视觉化中,这一次我决定不再拍人,而是在山中寻找那些让我产生敬畏心和神圣感的空间和时刻。

照片没特别排序,因为反正这些全部都不是我的展览作品
具体展览什么样?6月23日来西安啊~


周仰,摄影师、译者,同时在上海外国语大学新闻学院担任外聘摄影课程教师。在上海持续拍摄个人项目,作品关注年龄、遗产与记忆。上海外国语大学广播电视新闻专业学士,英国威斯敏斯特大学报道摄影硕士

分享:
【允许转载,转载时请标注来源和作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