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国际网-中国摄影家协会主办

费茂华:体育摄影,因激情而燃烧

2018-03-20 11:08:59 来源:影像国际网 【约稿】 作者:费茂华 编辑:张双双
分享:

“我们已经走得太远,以至于忘记了,为什么而出发。”——纪伯伦

当我们沉醉于自动对焦、高速连拍和photoshop的强大功能时,体育摄影似乎脱离了它运动的轨迹,与艺术和思想渐行渐远,而变成了某种像是由科学家在黑暗而神秘莫测的实验室里制造出来的玩意儿,或者仿佛是在宽敞明亮却冰冷的现代车间里滚动在黑色传送带上的看似美观大方却几乎完全一样而毫无个性的工业产品。

在这样一个技术为王的浮躁时代中,要想获得一张看上去很美的照片变得容易,但要获得充满个性和想法的好照片却更加困难了。

关于摄影的十一字箴言

1997年的夏天,在辽宁省双台河口自然保护区的野草地里,正在拍摄黑嘴鸥的摄影师祁云对我说:“你知道摄影的秘诀吗?我告诉你,多拍,拍得不好不要给人看。”彼时我只是一个对野生动物感兴趣的电视记者,对摄影一窍不通,但这十一个字的箴言却深深印在我的脑海中,一直到2005年我成为了一个体育摄影记者之后,这句在我大脑的地窖中藏了8年的话才迅速发酵变成为令我迷醉的美酒。

“多拍,拍得不好不要给人看”的前半部分“多拍”反映的是实践出真知的道理:对于体育摄影的一切——包括角度、拍摄时机、拍摄位置以及构图等等,皆来自于拍摄,这种实践产生的经验要远远比书本上的理论来的直接且利于吸收。在这一点上,体育摄影与书法、绘画等艺术形式有着共通之处:达·芬奇的名画《蒙娜丽莎的微笑》之所以名满天下的原因很大程度上归结于达·芬奇在创作《蒙娜丽莎的微笑》前已经画了几十年,其中可能包括大量名不见经传甚至丑陋的作品:无论是绘画还是体育摄影,精品的产生有着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

对于体育摄影者而言,“多拍”所包含的第二层意思在于不要放弃任何一个拍摄的机会,甚至是各种小型的比赛或者是大比赛的预赛。好照片的产生有很多偶然因素,而这些偶然因素的发生几率相对于小比赛和大比赛、决赛和预赛而言,是相同的。

十指禅.jpg

图一 《十指禅

图一名为“十指禅”:2007年7月20日,加拿大运动员Wes Montgomery(前)与哥斯达黎加运动员Jonathan Guevara在男子沙滩排球预赛中进行网上争夺时,他们如鹰爪般钩起的手撞在一起。

这张照片的获得有很大的运气成分:两名球员为争夺网上的排球,居然都摆出了鹰爪功的造型,这和我们平时所看到的排球比赛可能有点差距,但除了运气之外的必然因素就是“多拍”,不放过一个哪怕只是预赛的拍摄的机会。古人云:“驽马十驾,功在不舍”,然也。

“多拍”的第三层意思是要求体育摄影者全神贯注,不断拍摄:在变化莫测的赛场中,随时都有可能出现突发性的事件,它们如白驹过隙,一闪即逝,此时如果你正在忘我地做比赛的旁观者,或者因回忆初恋走神,甚至是在自恋地欣赏刚才拍摄的照片,那么只能回家在暗夜里以泪洗面了——以我为例,在我个人的体育摄影血泪史中,因欣赏比赛或者观看先前拍摄的照片而错过拍摄精彩的比赛画面的章节,占去了这部血泪史的95%以上。

在胶片时代,很多摄影教材中都提到,相对于拍摄好照片的机会而言,胶片的价格是很低的,因此不要因为节省胶片而错过拍摄的机会。如今,在数码时代,事情有了重大的变化:相对于任何拍摄机会,数据卡的使用成本都可以忽略不计——好照片存入电脑,烂照片删掉——在这样的情况下,还有什么理由不“多拍”?

而那十一字箴言的后半部分:“拍得不好不要给人看”则是教导我们对拍摄的照片进行整理、甄别,重复这样的行为有助于提高我们的审美能力,同时将自己认为好的照片给别人看则有助于摄影师从旁观者那里获得意见及提高自己的拍摄信心,这些对于拍摄好照片同样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观察与判断

如果你曾经到过一些比赛的现场,并且注意观察摄影师的一举一动的话,你也许会发现这样一个奇怪的现象:有一些摄影师到达现场后并不急于拍摄,而是用目光把赛场搜个遍——他们在干什么?

这就是我现在要说的更高层次的问题:观察与判断,正是它们将“多拍”引入了有的放矢的阶段。

作为体育摄影者而言,非常烦恼的事情就是同类体育比赛的动作都差不多:不管是雅典奥运会还是北京奥运会,跨栏就是跨栏,动作不会有太大的区别,如果运动员再相同的话,你会发现拍摄的照片可能会惊人地相似——怎样分辨雅典奥运会上的刘翔和北京奥运会上的刘翔呢?对于体育摄影者来说,这是一个问题,而带有本次比赛的印记是好照片的重要标志之一:因为它展示了绝无仅有的意义,它只属于此时此地此人,除此之外,别无分店。

除了当次比赛的标志外,比赛进行的环境,比如场馆建筑、灯光、天气情况甚至只是天边的一缕白云或者傍晚的一抹夕阳,都能使摄影者拍摄的照片深深地刻上当次比赛的印记——换一个时间、换一个赛场,这些都不复存在。

所以,那些貌似无所事事的摄影记者通常都是在寻找拍摄的最佳的角度和位置,也在寻找一些容易让人熟视无睹的东西,通过观察定位,然后通过判断来决定哪些能够为己所用。

图二拍这张被我取名为“人生几何”的照片拍摄于2007年4月20日,郭晶晶在无锡进行的全国跳水冠军赛暨奥运会选拔赛资格赛女子3米板赛中试跳。

QQ截图20180320110434.jpg图二 《人生几何》

照片中的郭晶晶虽然很小,但她翻腾的位置恰好在一个由阴影组成的三角中,看上去显得略有些神秘。这张照片是我爬到无锡跳水馆的屋顶上拍摄的,拍摄的位置正好位于跳板的正上方,而照片中呈几何图案的阴影是屋顶上的管道。显然,在别的跳水馆,可能无法找到这样的管道来映衬郭晶晶那矫健的身影,因此,这张照片也就获得了一些独特的气质。

观察和判断与“多拍”之间仿佛地毯上的经线和纬线一样密不可分:建筑在观察和判断基础上的“多拍”才是成功率更高的“多拍”,而“多拍”积累的经验则为观察与判断指引了方向——没有过往的“多拍”,你不可能知道哪些因素可能为这一次的拍摄所用、哪些因素可能提供使照片卓尔不群的个性。

观察和判断的另外一方面含义是通过观察来判断拍摄的时机、对象以及角度等。比赛的形势每秒都在发生变化,而戏剧化结果可能在此之前通过一些细节已经预示,比如2006年世界杯上齐达内和马特拉奇之间的口角显然是最终齐达内头撞马特拉奇的先兆——如果你观察到了这一细节,你还会把镜头对准远方那些无足轻重的拼抢吗?

图三这张名为“几家欢喜几家愁”的照片拍摄于2007年7月26日,在第十五届泛美运动会上,当裁判员举起哥伦比亚运动员Jackeline Renteria(左)的手宣告她获得女子55公斤级自由式摔跤冠军时,Jackeline Renteria和她的美国对手Marcie Vandusen(右)几乎同时忍不住热泪盈眶。

在比赛刚刚结束时,裁判曾判定美国选手Marcie Vandusen获胜,因为在比赛结束前一刻还处于落后的Marcie Vandusen在比赛结束的那一霎那将Jackeline Renteria摔倒在地,但哥伦比亚队提出抗议,他们认为marcie Vandusen做出的这个制胜动作实际上发生在比赛结束之后,不应该得分,随后,裁判观看录像后改判哥伦比亚运动员Jackeline Renteria获胜。

QQ截图20180320110507.jpg图三 《几家欢乐几家愁》

就在我拍摄这张照片之前,不服气的哥伦比亚选手Jackeline Renteria一直趴在地上哭,不愿意起身,于是我把镜头对准她拍摄了几张照片,哥伦比亚教练在此时走到了裁判长身边进行争辩,从他们的表情和裁判长立刻走到电脑前观看录像的动作我判断,这个比赛还有戏可拍,果然,形势逆转,裁判最终举起了哥伦比亚选手的手,此时她依旧在哭泣,只不过是从委屈流泪变成了喜极而泣,而此前一直在庆祝胜利的美国选手则从天堂坠入了地狱——真是悲喜两重天,我也在这个时候适时地按动了快门。

用想象拍摄

对于我所从事的新闻工作而言,想象就是一剂美丽的毒药,它常常与假新闻相伴。但对于体育摄影而言,想象却能使你的照片从腐朽迈向神奇。

实际上,当一个摄影者在进行观察和判断时,照片最终形态的雏形可能已经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中——这就是想象,摄影者根据自己的想象,站在了特定的位置,伺机而动,当想象中的画面出现时,他们动如脱兔,将想象定格。从战术角度来说,这种拍摄方法可以称为体育摄影的埋伏战:摄影者如躲在树林深处、藏在青草丛中的八路军,他早就知道小鬼子会从这里经过,并埋下了地雷,一旦小鬼子进入伏击区,他将扯动地雷的引线,扣动机枪的扳机,全歼,大捷。

镜中花.jpg

图四 《镜中花》

图四这张名为“镜中花”的照片拍摄于2007年的好运北京体操国际邀请赛,当澳大利亚选手Lauren Mitchell在国家体育馆举行的女子平衡木决赛中表演时,她的身影映在记分牌的屏幕上。Lauren Mitchell最终夺得了这个项目的亚军。

在这次体操邀请赛的最后一天,我恰好从计分牌旁边走过,惊奇地发现在记分牌的屏幕里居然能看到远处的一些比赛的场景,此时,我灵机一动,如果能够同时将正在进行比赛的运动员和她映在记分牌里的影子拍到一起也许会有独特的表现力。带着这种想象,我等候在记分牌旁边,终于捕捉到了这个在我脑海中出现过的瞬间。

在更多的时候,想象还可以发挥更为重要的作用:表达摄影者对于比赛的理解和认识——这是让你的好照片具有个性的好方法之一。由于人与人在人生观、世界观、审美观等方面的差异,每个人对比赛的理解和认识是不同的,能在照片中体现出你自己的这种理解和认识,就会使照片获得带有你印记的个性、具有独特的魅力。

摄影者根据自己对于比赛和运动员的认识去事先在脑海中想象自己需要用什么样的画面来表现这种认识,而后,再根据这种想象去寻找拍摄角度和拍摄时机,这样的拍摄肯定会使你的照片有别于他人的作品。

轻舟已过数重山.jpg

图五 《轻舟已过数重山》

图五这张名为“轻舟已过数重山”的照片拍摄于2007年9月2日,福建选手林妮娜在中国水上运动会激流回旋比赛的女子人划艇决赛中,在人工制造的赛道中,用激情与勇气挑战这条水泵制造的“狂野的河”。

如果你到过比赛现场,你会发现这条人工河确实水流相当湍急,当我第一眼看到比赛场面的时候,我决心表现运动员挑战激流的身影——他们显得如此的坚毅果敢和淡定从容——这就是我对这个比赛的认识。为了表达我的这种观点,我想象着能否把水流的效果稍作夸张,而运动员的身影相对平静,以一虚一实、一动一静的对比来突出表现运动员的精神。随后,根据我的想象,我选取了一个稍高的角度进行俯拍,这里正好河道变窄,水流形成漩涡,全景俯拍,展现孤舟一叶在惊波怒涛中的势单力薄;相对较慢的快门,又彰显出暗流涌动、浊浪排空的态势——湍急的河流涌起了滔天的巨浪,仿佛要把运动员吞没,在风口浪尖下面,能看到划船人平静的身影。

想象所能完成的任务还不止这些,它能使你拍摄的照片在关于这场比赛的所有照片中显得略有不同——因为在某些想象的指引下,你甚至能改变比赛的场景。

要知道,在大多数的比赛中,摄影位置是相对固定的,摄影师必须站在指定的区域——这使得拍摄带有个性的好照片颇为困难:你和很多和你一样渴望拍到好照片的人站在一起,这决定了你们拍摄的照片有可能会出现雷同,即使有所差别,也无法彰现你的个性:比如说由于你站的位置稍微偏一点,所以你拍到了运动员在比赛中展开嘴时露出的犬齿,而你身边的人拍到的只有门牙。

如何改变这个令人沮丧的现实?由于你对眼前场面的想象跟你身边的人完全不同,虽然你们站在一起,但你所选择的镜头、曝光组合、色温等等与他们不一样,并最终产生带有你个性的照片。

QQ截图20180320110752.jpg

图六 《飞翔的小轮车》

图六这张名为“飞翔的小轮车”的照片拍摄于2007年8月20日,阿根廷选手Becerine Cristian Daniel在好运北京2007年国际自盟小轮车世界杯赛的计时排位赛中飞越障碍。

这张照片看上去很怪异,运动员像是在沙漠里骑行——这正是我来到这个比赛场时产生的联想:连绵起伏的土坡使我产生了幻觉,想象中我仿佛看到了在巴黎至达喀尔拉力赛上飞跃沙丘的摩托骑士——在这种想象的指引下,与站在我身边的摄影记者大多采用300mm或者400mm镜头进行拍摄不同的是,我采用了一个广角镜头用慢速快门追随进行了拍摄,并最终得到了与我的想象比较吻合的照片。

好照片是用想象而不是用相机拍摄的,不是吗?

这就是想象的力量:人类失去想象,摄影将会怎样?

激情点燃体育摄影

有一个问题一直困扰着我:在那些没有好照片的日子里,是什么支撑着摄影记者在艳阳天/冷雨夜冒着酷暑严寒追寻一丝若有若无的好照片的希望?是什么支撑着他们在失望地错过了拍摄好照片的机会后依然坚强地拿着相机?是什么支撑着他们屡败屡战、愈挫愈强?

祥云.jpg

图七 《祥云》

图七这张名为“祥云”的照片拍摄于2007年5月18日,辽宁选手张宏伟在第七届全国残运会田径比赛的男子F46级三级跳远决赛中。张宏伟飞翔在空中的身影和倒映在连日阴雨在沙坑边形成的积水中的影子相互映衬,宛如一朵漂浮在天空中的“祥云”。

为了拍摄这张照片,我冒着绵绵的细雨在沙坑边绕了很多圈,也站了许久,把相机藏在怀里,每当有运动员试跳的时候就拿出来拍两张,随后又赶快藏到怀中,最终,当雨渐停之时,我拍到了这张照片——感谢胸中还未曾熄灭的火焰,它指引着我向前、向前、向前。

我想这也许才是体育摄影的灵魂:激情,对摄影的爱。它如火焰般跃动,即使在最凄冷的寒夜里,也温暖着摄影者永不言败的心灵。正是因为有激情,体育摄影才能具有如此摄人魂魄的魅力,也才能如烈焰般熊熊燃烧,使无数摄影者平淡而普通的人生,变得熠熠生辉起来。也只有体育摄影者胸中的激情,才能够与体育这项本身就激情四射的事业相配,能够和运动员的激情、和观众的激情相得益彰。体育的激情与体育摄影者的激情的相互碰撞,最终点燃了体育摄影。

体育摄影,它因激情而燃烧,因激情而美丽。

分享:
【允许转载,转载时请标注来源和作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