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国际网-中国摄影家协会主办

夏永康:越轨

2018-01-24 13:42:59 来源:影像国际网 【约稿】 作者:李晶晶 编辑:张双双
分享:

Leslie Cheung_01.jpg

夏永康——王家卫电影的御用摄影师。他的名字很长时间以来是和这位香港著名电影导演联系在一起的。1996至2006十年间,从在阿根廷拍摄的《春光乍泄》开始合作,到《花样年华》、《爱神》、《重庆森林》、《2046》等,夏永康拍下了王家卫电影的大量剧照和台前幕后,广受赞誉。但其实,夏永康曾在加拿大学习艺术设计,并没有专门学过摄影,对摄影的技术技巧全然不懂。但他捕捉形象的能力,以及在美学风格上打破传统,挑战各种实验和极限的态度,却让同样不循常规的王家卫惺惺相惜。从第一部电影有三四个剧照摄影师,第二部电影主要是夏永康,到第三部电影只用他一个,王家卫给予了他最大程度的支持和信任。而夏永康也藉此用手中的镜头保存下香港电影辉煌的年代,以及曾经红极一时、令人缅怀一世的那些音乐和电影明星。除此之外,他还有大量的电影以外的影像作品,它们是凝固的灵感碎片,影像的先锋性和魔幻感始终散发着令人着迷的气息。

Li Chi Ling_01.jpg

2017年11月7日至2018年1月14日,夏永康在国内的首个回顾展在上海摄影艺术中心举行。超过100幅他为电影、杂志等拍摄的代表性作品,想必会带来一场记忆、回味和缅怀满满的视觉旅程。当问及他作品的标志性风格时,他不置可否,表示并没有想太多:“我的风格大部分是别人说的,我不知道。只是觉得这样拍我是舒服的。我会不断尝试去打破所谓的风格,风格、名分、赞誉越多越没有创作上的自由度。”夏永康25年的职业生涯至今,他确信自己还保持着20多年前的心态——“很多规矩不想听太多,那些名誉我也没有感觉。对自己很有安全感,但对外面的反馈则不确定,也不太在乎外界的评判和眼光。”当然,他以前得到赞誉也很开心,但现在还是希望自己更简单和纯粹,其他都尽量选择去忘记,一切就是现在。他说,“有机会就要牢牢把握住机会,对自己要求高一点,不言放弃。”

Tanya Ng_01.jpg

1992年,夏永康从加拿大回到香港,带着打破传统、学成而归、大展宏图的自信。然而现实让他碰了一鼻子灰。此地并无人欣赏他的创新艺术。1993年开始,他一边在广告公司做设计,业余时间一边给杂志拍些偏艺术类型的照片。他属于那种自学成才、边做边学,对照相机的使用也不受正统教条的束缚。后来,还是老同学给了他一个机会,加入了商业广播团队。夏永康在一个月内设计了十个CD封面,并以商业宣传为目的拍摄乐队和歌星。有人说“夏永康拍摄的照片中,情绪即一切。”他可以捕捉到很多令人意外的画面和情景,他的镜头下永远都别具风情,而有着电影镜头一般的质感和氛围的照片成为了人们最爱。再后来,他成立了自己的公司,包揽了香港半数的唱片封面设计,他为张国荣、张曼玉、王菲、莫文蔚、谢霆锋、巩俐、周迅等一众影视歌明星拍写真,获奖无数,成为香港娱乐业最被认可的摄影师。

Wyman Wong_01.jpg

架构倾斜偏离焦点,画面或模糊动荡或色彩浓烈,充盈着诗意饱满或是极端情绪的影像,有时是不懂技术造成的,但他并不认为它们是错的。“我在刚参与王家卫电影时,完全是个新手,其实拍的乱七八糟,根本不知道专业剧照师的工作状态、应该怎么去拍剧照。看他以前的剧照,特别专业,跟我完全不一样。这样正好啊,拍的跟别人不一样,我会很开心。我拍的时候是凭直觉,比如《2046》的海报,是王菲在试她的站位对不对,不是正在拍电影的时候,我抓拍了下来,变成了海报,很难说哪一刻是对的。我在现场不管是不是开拍永远是拿着相机,手指按在快门上,随时拍的一种状态。”所以,第一次合作,他就拍了比别人多的多的照片,多到令王家卫咋舌。“我对他说导演真的对不起你,花了你太多的钱。但他接受了我,给了我更多自信。我从他身上学到很多,学他怎么去拍,去看,去挑剧照。当然我是有他影子的,他改变我看东西、拍东西的方法。我和他彼此的合作也越来越多。”

夏永康一直走在电影摄影、商业广告、时尚创意设计、拍MTV,以至出品了自己的电影《全城热恋》(2010)和《全球热恋》(2011)等多栖发展的轨道上。他还曾经到平遥参加过2001全国广告摄影优秀作品展,并得了其中一个类别的金奖。摄影已成为他得心应手的媒介,这样多频次的身份转变有什么始终不变的地方?他说,其实都是相通的,每开始一个新项目,都是因为有可以发挥创作的空间。“通常我都会找一个创意的点,创造一种全然不同的东西,找到这个点就知道怎样去做。我喜欢纯粹去工作,自己挑战自己。我不喜欢重复过去的东西,总想有些什么改变,追求不同的想法和玩法。”目前,他手头已有多个剧本和动态影像计划正在进行当中……

拍摄不是天赋决定的,是性格。他对国内的艺术家杨福东和任航(已过世)非常推崇,同时也认为做职业摄影师要有一些规矩,职业压力也会比较大。他更推荐做非职业的,空间更宽,自由度更高,寿命也会更长。对他来说,“过了这么多年,我才知道拍真正你喜欢的是最重要的。如果你为了其它人,不是为了自己而拍,你终会对自己失望。”

文·李晶晶 

分享:
【允许转载,转载时请标注来源和作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