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国际网-中国摄影家协会主办

大桥谕 × 许培武,城市艺术吸引力 | 暨2017首届广州城市艺术周

2017-11-09 13:34:49 来源:影像国际网 【转载】 作者: 编辑:斫子 Su Yuezhuo
分享:

11月5号,周日晚的三乐文创书屋,一如往常络绎不绝进进出出的书客。唯一一点不同的,是进门右侧放着签到桌和海报展架。三楼,正酝酿着2017首届广州城市艺术周的压轴活动:大桥谕与许培武关于城市变迁与公共艺术的对谈会:

一个是珠江新城地标的筑造者,一个是珠江新城变迁的记录者,与到场各位广州市建筑设计师,室内设计师,产品设计师们,会碰撞出什么样的火花?他们给现场观众们带来了什么样的启迪和思考?

1.webp.jpg

现场正如我们所期待那样,以轻松愉悦的方式,为艺术发声,与城市交流。

2.webp.jpg

(由左至右)主持人杜雨轩;城市摄影师许培武;建筑设计师大桥谕;扎哈·哈迪德建筑事务所杨静雯

大桥谕:广州对于我们极具意义

开场以一段关于广州的视频暖场,属于在场所有人对这座城市满满的情怀。

主持人杜雨轩说,愿意用一个周日的晚上来到现场的人,必定是对这座城市充满爱,并且希望它会变得更美好的人。因此我们都是同志,志同道合的人。

3.webp.jpg

随后现场还播了一则视频,是大桥谕先生所在的扎哈·哈迪德建筑事务所的建筑作品集合。每一个作品都大胆运用空间和几何结构,反映出都市建筑繁复的特质。

总算等到了大桥谕先生的登场。儒雅活跃又颇具幽默感的自我介绍赢来了热烈的掌声。

“广州对我们来讲是有特别意义的城市。因为扎哈·哈迪德建筑事务所在中国第一个建成的项目就是广州大剧院。”

7.webp.jpg

大桥谕先生依靠超凡的专业功底和艺术想象力,富于艺术感的图纸配合以精密计算,30年里与扎哈事务所一起创造了众多建筑神话,每个作品一经出世就让人赞叹和折服。

许培武:我关注城市变迁的过程

许培武先生一上场,并没有做太多的自我介绍,由于广州的朋友对他过于熟悉,他仅用PPT放映了自己的摄影作品,就迎来会意的赞叹声。

许培武先生以城市纪实摄影师和城市嬗变观察者在行业内享有盛名。他致力于广州城市发展变迁中的影像记录。1997年珠江新城正式规划拆旧建新。许培武先生开始用一部相机对新城变迁发展进程作记录,一记就是二十年。

特别难得的是,他把还是一片菜地水上木屋的珠江新城,到正式规划拆旧建新,建了拆,拆了建,到今天的广州市新地标的发展进程作了全貌式翔实的记录,为城市和时代留下珍贵的历史脉络。

许培武先生表示:“一座城市有意思的是它的形成过程,当它一旦落地尘埃了,就是一个结果。过程比结果往往令我更有动力去记录,并持续这样一个长达20年的拍摄。”

4.webp.jpg

许培武先生致力于记录广州城市影像。1990年代开始拍摄广州城市影像,历时15载完成《昨日广州――宽幅城市》;《南沙――最后一只蜥蜴》;《广州――一座幻城的肖像》。他坚持用抱朴守拙的态度记录城市,从而奠定了自己城市纪实摄影师的地位。十年里举办多场个人摄影展,影响非凡。

为什么大桥谕和许培武会坐一起?

作为城市建筑设计者,大桥谕所使用的语言是一件件精彩的作品。作为城市纪实摄影师,许培武所使用的语言是摄影。许培武的摄影,无疑是摄影艺术,当他的摄影关注的是城市变迁,他和他的作品就走进了公共艺术的范畴。大桥谕所在的扎哈事务所跟其他建筑事务所作品的最大分别是,他们做的不是建筑,是“艺术品”。他们设计的建筑因其体量和公众的使用性,而成为城市公共艺术。

许培武摄影作品于2016年12月被搬上艺术展,展出地方就是扎哈•哈迪德建筑事务所在广州最具有代表性设计作品:广州大剧院。可以说,二位艺术家有同源关系。

他们无意中做了广州城市变迁发展的参与者和观察者。今天坐在一起对谈城市变迁与公共艺术关系话题,更具有现实意义和碰撞趣味。

5.webp.jpg

许培武先生向大桥谕赠送自己的摄影作品

Q&A互动环节:与城市交流

Q1

郑铮(立品设计联合创始人、运营总监)问:“整个珠江新城这么大的一个工程,是怎样在短短的几年时间里,变成天河CBD。对于03年广州的地貌,是在怎样的情形下选择用当时的概念建造大剧院?”

大桥谕答:像中国广州这种快速的发展在全世界来说,是一个神话。广州大剧院是一个很特别的项目。在15年前,很多人是没有心理准备和经验去做这个事情,一切都靠个人和团队的信念去坚持。

Q2

张小川(独立首饰设计师、装置艺术家)问:“扎哈·哈迪德女士和建筑事务所在世界各地的建筑作品开始之前,对当地的首要关注点是什么?”

大桥谕答:我们的每一个建筑作品都是独一无二的,为它所在的地区量身订制。做一个项目时,我们一定会去研究当地的地域、历史、人文、以及地貌从空间上几何上的特征。当然也要符合业主的要求和达到的目的也是开始的重要因素。我们的设计从表面上是有动感流线的感觉,实际上我们更多关注的是建筑与人行为间的关系。

Q3

关鸣(绿色之春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创始人)问:“请问许培武先生,当时可能没人关注一个城市的核心区会变成怎样,是怎样的动力支撑你拍摄下去,坚持了两个10年?”

“请问大桥谕先生,扎哈·哈迪德女士逝世后,事务所何去何从?”

许培武答:当时我主要是拍西关、夜广州、南沙。珠江新城有趣的是“它如何成为一个广州最大的城乡结合区”,有种菜的、捡垃圾的、捕鱼的等等,最后变成现在的都市。当时对着他们拍照觉得更有意义,更真实。

大桥谕答:之前是扎哈女士和帕特里克·舒马赫先生同时领导整个事务所。现在帕特里克先生依旧领导着。核心团队、公司架构同样没有变化,我们也会延续着事务所的文化和定位,一直发展下去。

城市应该有自己的记忆和未来

广州大剧院是一座非常重要的建筑。它也是扎哈·哈迪德建筑事务所在中国的第一个项目。广州大剧院,现已经成了广州城市里一个显赫的地点,更是城市一个公众形象,一个文化艺术场域。它让人们看到了,在城市变迁中,公众艺术如何提升了民众生活品质,给城市带来了美的韵味。

可以说,是大桥谕这样的艺术家,让城市变迁中出现更多的艺术品,而不是一堆乏味的混凝土。是许培武先生这样的摄影师,用自己的视角,为城市发展提供生动丰富的记忆。当人们站在大桥谕先生的艺术作品前,流连在许培武先生摄影作品展上时,会不由自主的去反观自己城市的历史憧憬城市的未来。

独特的纪实影像让一个城市在变迁中没有失去自己的过去,杰出的公共艺术让城市在变迁拥有了更广阔的未来。这是举办这次讲座的初心,也是大桥谕和许培武两位艺术家坐在一起的意义。

分享:
【允许转载,转载时请标注来源和作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