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国际网-中国摄影家协会主办

第三届观看当代影像双年展 | 驻地艺术家单元

2017-11-02 10:26:28 来源:第三届观看当代影像双年展 【专稿】 作者: 编辑:斫子 Su Yuezhuo
分享:

1.jpg

由兰州市委宣传部、雁儿湾文化艺术区、观看艺术空间主办,观看艺术空间与雁儿湾当代美术馆承办的“秘密的秘密 · 第三届观看当代影像双年展”将于2017年11月4日上午10时在雁儿湾当代美术馆开幕。

本届展览由主题展、邀请展、特别展、交流展和专题展五个单元构成,届时还将举办《观看No.03》与《观看别册壹——消费》刊物首发式,并将邀请知名理论家、学者和艺术家举办“第三届观看艺术论坛”。

邀请展单元为甘肃在外知名艺术家受邀展览作品。

驻地艺术家专题展单元

策展人:牛恒立

学术主持:刘劲勋

艺术家:曹奥林

策展前言

无事拈花

牛恒立

当你长久凝视深渊时,深渊也在凝视着你。

——【德国】尼采 《善恶的彼岸》

曹奥林的浑身充满了矛盾。表面看似懒散洒脱,内心却是敏感精致的。谦逊低调沉默时有之,高声斥论艺术时亦有之。貌似柔弱消瘦的骨架里,充盈着的是一股阔斧开山之势。

“酒酣白日暮,走马入红尘。”红尘多可笑,我们谁又能弃绝而去?我们生来孤独,可又总是享受着孤独带来的那份冷艳。我们想要清清楚楚地爱恨哭笑,但又深陷这充满暧昧的迷离不清。

曹奥林冷眼看待这红尘,但内心却也鼓动着对它的渴望与想象。正如他自己所说:“我一边在变化,一边痛恨自己的变化;一边毫不留情地批判现实,一边深深沉溺其中,无法自拔。”奥林的作品也一样游走在一切对立的两极上。

从学校走向社会的他,在社会的“混迹”中那股理想主义不断瓦解着,但是在每天的拍摄和观看中,他又在不断自省与学习,他的作品《无所事事》系列就开始于这样的时期。他时常孤独地游荡在街巷,都市的灯红酒绿,男欢女爱,迷茫彷徨——一切荒唐怪异又真实地存在,被这个站在深渊旁边冷冷观望的人,一一用闪光灯击中。他仿佛是个老到的拳手,总能抓住对手的软肋,很残忍又很精准,拳拳到位。《无所事事》之《拈花》这组作品,生猛、粗粝、性感,处处散发着一种内心欲望的激情、暧昧、压抑与遐想……

长夜,长街,总会走过。

夜幕下,我仿佛看见一个无所事事的年轻人,手捧鲜花,走进一座不设防的城堡……

曹奥林作品:《无所事事之拈花》

2.webp.jpg

3.webp.jpg

4.webp.jpg

5.webp.jpg

6.webp.jpg

7.webp.jpg

像曹奥林一样,像女人一样拍照

刘劲勋

写下这个题目,首先要说明两点,第一,我不是现在流行的标题党,没有用标题哗众取宠的意思,之所以说“像女人一样拍照”,是要以曹奥林为例阐述女性化思维与当代影像之间的关系,这是这篇文章的核心所在;第二,“女人”一词没有贬义,这是我们习惯的男性化语境在作怪,恰恰相反,“像女人一样拍照”是褒义,因为女性思维在至少是物种进化的角度来讲,远比男性思维高级,这同样是我在这篇文章中所主张的。

必须要从曹奥林这个人说起。

2017 年2 月,我第一次见到奥林。第一次见面,我们便被组织者安排了一场限时一小时的“影像PK”。那天的曹奥林表现出了一股“作”劲,因为对这种PK 有内心的抗拒,他那天只拍了几张照片,每张照片上都有自己相机的显示屏,上面闪烁着几个字“内存已满”。事后的研讨会上,不少人对他的这样一组“颇具创意”的片子表示赞赏,而他坦承自己这样做是出于被安排的内心抗拒。

从这初识的过程中,我对这个90 后的年轻人很认可,认定他是“搞艺术”这个行业的料,有勇气挑战规则,有护卫的内心立场,面对外界能做到诚实,足够了。

说说他的照片。

他的照片大多数是隐在黑暗里的,用闪光灯打亮他感兴趣的人与物,闪关灯让他的片子显得艳丽、直接,赤裸裸地面向拍摄对象和观看者。仔细看,着眼点都是从局部和细节入手,有强硬的视觉切割感;按下快门的瞬间,都是非日常的表现,画面里面的人与物,无聊、怪诞、空幻,莫名其妙的茫然。整个片子看过去,有种原始的力度和挑衅的暴力感,换句话说,这些片子像是抹了一层厚厚的荷尔蒙味道。在那次“影像PK 交流会”上,我对曹奥林的感受是“在什么年龄拍什么样的片子”,20 多岁的年轻人小伙子,首要就是要把片子拍的“性感”,这里的“性感”是什么?就是不需要任何文化背景和语言沟通,都能感受到的那种生命真实的力度和美感,没有矫作和掩饰,就像是林语堂说的,对原始的冲动比厕所还肮脏,同时对爱情的向往比童话还美丽。从这个角度讲,奥林的片子,有点影像版波德莱尔《恶之花》的意思,是不是呢?

总之,奥林的片子可以用三个关键词概括:闪光灯、艳丽、性感。

那么,这和女人又有什么关系呢?

我所说的女人,实质是指女性化思维,其实是一种认知外部世界以及与自己内心相处的思维方式。世界上有两种人,男人和女人,同时也就出现了两种认知路径:男性思维和女性思维。简单讲上堆思维属于男性思维,下切思维属于女性思维。男性思维通常都有一个明确目标,或是进攻或是防御,或是获取或是逃避。为了有效地完成任务,他们只关心跟目标相关的事物,并且尽量找出事物之间的因果关系,他们需要经常预测未来的走向,即使关注过去也是为了探寻动机以便进行推理。面对一个现象,男性们会马上抽象出它与目标相关的特质,设想它的各种可能性,并且让自己做出相应选择。按学术一点的说法,男性思维具有如下特征:上堆、抽象概括、做出评价、解决问题、探求动机、预测未来、建立因果、推理总结、防御否定、目的优先、结果导向,以客观为标准。

女性思维则是一段与目的无关的过程,她们会关注情境中的每一件事物,收集信息,但这样做并不是为了下一步,而是为了保持眼前的和谐。面对一个现象,我们会了解它的细节,以便把握它与整体环境的关系。她们也会关注过去,但那只是为了从以往的经验中获得参照来确认当下的状态。女性思维的特征:下切、具体细节、表达感受、描述问题、关注过去、对照眼前、罗列现象、就事论事、开放肯定、忘却目的、活在当下、以自我为标准。

总结一下:上堆,就是简化;下切,就是具体化。男人思维,一般直属目的,主动才会注重目的,攻击性武器,总是锋利的,直线条的,所以简单;女人思维,一般直属感受,被动才会关注感受,防御性武器,总是圆滑的,全面的,所以复杂。

闪光灯=对象在黑暗处被动抽离,在镜头前始终处于防御性状态。

艳丽=描述现象,具体细节被放大,不断下切,就事论事。

性感=开放自我,表达感受,活在当下、以自我为标准。

OK ?

就在上个月,我和曹奥林同时参加了一个驻地艺术计划,中间有几次是一起拍片,说是一起拍片,其实很少说话,各自做各自的事。直到拍到第三天,也许是他拍到让自己兴奋的东西了,他突然嘟囔了一句:“今天终于有一些手感了”。当时我就觉得这句话很有趣,一般参加一个项目,可能我们更多注重的是如何完成这个艺术项目,考虑的多是如何切入,选用怎样的视觉语言,配套怎样的器材,确定怎样的工作方式,作品如何结构,怎样呈现,怎样阐释… …总之是一堆要解决的问题,他三天了,结果只是感慨关注“手感”!哈哈哈,手感?在男性思维的世界里,这是个什么鬼?!哈哈。

这个小小的细节,让我再次感慨作为当下主流思维模式的男性思维对我们的影响。其实不管我们从事什么工作或是行业,现在都是在使用男性思维的模块在应对一切事务。就连我对儿子也交给他男性思维的方法论:一确定可量化的目标,二现状分析,三提出解决方案,四执行,五评估。我们做事不都是这一套么?没错,这一套工具,实用、有效,适合做很多事,但真是放之四海皆准的么?在我觉得至少在谈恋爱和搞艺术这样的事上,还是让男性思维靠边站的比较好。可问题是,现在所谓的当代艺术里,男性思维占主导的作品比比皆是,惯用的方法是在现象里抽简出一个概念,再将这个概念重新定义,这样的作品往往无趣,缺少沟通的感染力。说实话,有句话叫做“三个女人一台戏”,这些艺术家应该好好听一下三个女人是如何聊天的,听听她们是如何各自说自己的事,却能够心情愉悦极具感染力地叽叽喳喳兴致勃勃聊一整天的,好的艺术家的作品应该有这种沟通力的本事,哈哈哈。现在不都在说互联网思维么?什么是互联网思维,其实就是女性思维,重联结、重体验、重情感、去中心化,说白了,这也是真正的艺术家思维。

人类认知外部世界,无非两个路径,科学和艺术,科学属于男性思维,艺术则属于女性思维。西方人擅长于理性逻辑的男性思维,东方人擅长于感性多联的女性思维;男性思维善于行动与分析,女性思维善于感受与呼应;男性思维善于雄辩铺陈,女性思维更愿意沉默与含蓄。最后我想引一首松尾芭蕉的俳句,以便各位看官体会女性思维在艺术这个东西中所饱含的、圆满的全息感受——

“啊,我仔细看啊,

一束夕颜(花),

开在蓠墙边… …”

这是什么鬼?什么都没说啊?

那么,你想起奥林那些“内存已满”的照片了么?

2017 年10 月5 日于兰州

分享:
【允许转载,转载时请标注来源和作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