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国际网-中国摄影家协会主办

苏格兰摄影先驱四年合作拍出一生作品

2017-08-03 10:32:50 来源:影像国际网 【约稿】 作者:图南 编译 编辑:张双双
分享:

1839年,法国人路易?达盖尔的发明得以将影像印到了镀银的铜版之上。1840年,英国人威廉?亨利?福克斯?塔尔博特揭示了一种相似的过程,将影像印制到银盐相纸上。而仅仅几年之后,大卫?奥克塔沃斯?希尔(David Octavius Hill)和罗伯特?亚当森(Robert Adamson)就已经在苏格兰创建了第一家摄影工作室。当时大部分人拍摄的照片缺乏活力,只是证明了摄影这种新的发明,但还不能称之为艺术品。希尔和亚当森是第一批意识到摄影具有艺术潜力的摄影师,他们在位于卡尔顿山的工作室里创作了数以千计令人印象深刻的照片。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二人的相遇并不是因为摄影这一科学创新而是因为一场宗教冲突。1843年,苏格兰教会在爱丁堡举行全体会议,400位福音派牧师出走,创立一个全新的自由苏格兰教会。这次分裂引起了轰动,影响力就像近年来的英国脱欧和苏格兰公投一样。

希尔是一位成功的画家,同时又有着新闻眼光。他想为那些将苏格兰教会一分为二的“反叛者”画像,但是他根本没有时间为400多人画像,于是找到他的朋友、物理学家大卫?布鲁斯特求助。

纽黑文男孩(1843-47).jpg

纽黑文渔夫的妻子         纽黑文男孩

布鲁斯特认识对摄影非常感兴趣的亚当森,当时亚当森还是一位优秀的年轻化学家。布鲁斯特想找亚当森去为他们拍照,而希尔可以对着这些照片从容地作画。没想到,希尔和亚当森见面之后一拍即合,希尔对亚当森的照片非常痴迷,甚至忘记了为那些人画像这件事。他们开始一起拍照片,二人极具创意的合作之路就此开始。

希尔当年41岁,丧偶,带着一个小女儿,亚当森只有22岁,但是年龄的差距并没有阻碍两个人之间的合作。亚当森请希尔带着女儿和他住在一起,希尔欣然接受。他们住在一起,工作在一起,度过了愉快而又多产的4年,直到亚当森身患肺结核英年早逝,年仅26岁。

希尔再也没能找到替代亚当森的合作伙伴,而且在亚当森去世之后几乎放弃了摄影,因为摄影在当时是一个团队合作的职业,创作过程非常艰苦,设备非常笨重,很难一个人独立完成。如果亚当森能从病中幸存下来,谁也无法预料他们会取得什么样的成就。其实他们在4年中所取得的成就已经远胜大多数摄影师一生的努力。

苏格兰国家肖像美术馆收藏了他们数千张作品,从这些藏品中,策展人安妮?莱登(Anne Lyden)策划了一个令人瞩目的展览,展览名为“完美的化学反应:希尔和亚当森的摄影术”,展期至10月1日。莱登认为二人在摄影的世界里同声相应,同气相求。

希尔和亚当森作品的特殊之处一方面在于,他们进行创作的年代是摄影发明的初期,而他们拍摄的亲密的、非正式的肖像似乎却比很多半个世纪之后拍摄的照片更具有现代感。他们戏剧性地运用光影使人想起了伦勃朗那样的绘画大师,但最重要的是他们的艺术是在展望20世纪。他们为纽黑文渔民拍摄的肖像给人的感觉特别当代,莱登说:“照片中的人物给人感觉非常鲜活,有血有肉。”另一方面,他们创作的方式也令人印象深刻。现代照片都是平坦地印在相纸表面,而那些银盐照片都是“镶嵌”在厚厚的纤维纸上,让人感觉到一种绘画般的深度。莱登说:“这些照片的物理特性是数码照片不具备的,它们有能力向今天的我们自证身价。”

Jeanie Wilson and Annie Linton, fishwives of Newhaven,1843-1847.jpg

希尔和亚当森 摄          希尔和亚当森 摄

从某种程度上说,笨重的创作过程可能是另一种优势。在室外明媚的阳光下,因为要经过相当长的曝光时间,他们必须选择拍摄大气而又简单的影像,而这又是现代摄影作品所欠缺的。他们的照片就是一部时间机器,将人们带回到了特纳和狄更斯的时代。莱登解释道:“他们在摄影发明之初就走上了创作的正轨,他们那时创作的极为自然和美妙的肖像至今还能让我们与之产生共鸣。”

同时,他们是在一座充满活力、处于巨大变革中的大都市进行创作,直至今日,爱丁堡还是艺术和科学的中心,以及充满思辨的舞台。蒸汽机车和便士邮筒将世界带到爱丁堡的面前,希尔和亚当森也可以因此游遍英国,将照片寄往世界各地。今天,世界上很多地方都藏有他们的作品,但是爱丁堡收藏的作品肯定是最多的,所以这次展览也是一次里程碑式的回顾展。

本文选自《中国摄影报》,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分享:
【允许转载,转载时请标注来源和作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