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国际网-中国摄影家协会主办

国际视野|美国摄影师的“大片”拍法:用拍电影的团队创作摄影项目

2017-07-31 15:25:01 来源:The Guardian 【编译】 作者: 编辑:Lee.W
分享:


Mother and Daughter, 2014 © Gregory Crewdson. Courtesy Gagosian

一个摄影项目,花了2年时间筹备,所花的精力甚至超过了好莱坞电影制作的规模。美国摄影师格雷戈里·克鲁森的《松树大教堂》(Cathedral of the Pines)在英国首展,这个系列讲述了一个关于在阿巴拉契亚(美国东部一个地区)迷失灵魂的故事。


The Haircut, 2014© Gregory Crewdson. Courtesy Gagosian

2013年,摄影师格雷戈里·克鲁森从一次“艰难的离婚”抽身而出后,从曼哈顿搬到马萨诸塞州乡下的一座由教堂改建的住宅里。克鲁森说:“我不得不在身体和心理上重新为自己定位。”所以他花了很多时间在山上徒步旅行、长距离游泳,而当冬天到来时,就去越野滑雪。

“有一天我正在雪地里漫步,看到前面出现了一个路牌,上面写着阿巴拉契亚小径的‘松树大教堂’时,”他补充说,“我突然停了下来,与这个名字产生了共鸣。我知道我必须用它来为我的摄影项目命名。”由此产生的系列作品,比起它的名字更富有电影感,也更加阴沉、前瞻和内敛。与该系列作品同名的展览“松树大教堂”正在伦敦的摄影师画廊(Photogaphers' Gallery)展出,展期至10月8日,该画廊首次将所有展示空间供一位艺术家使用。


‘They were more difficult because they were less spectacular’ … Father and Son, 2013. Photograph: © Gregory Crewdson

《松树大教堂》花了两年半的时间拍摄,而且对于克鲁森来说,通常需要用到好莱坞片场级别的准备工作:几个月的选角,外景踩点和故事板制作,同时拥有一整个团队来监督照明、道具、服装、化妆,甚至一些人造烟雾的特殊效果。而且按照克鲁森的标准,它还算是相对克制的,因为他在2008年拍摄的系列作品《玫瑰之下》花费了一个中等规模电影的预算,并关闭了城市中的四条街道,用来制造下雨和下雪的效果。


The Basement, 2014 © Gregory Crewdson. Courtesy Gagosian


《松树大教堂》在许多不同的方面都具有挑战性。克鲁森说:“这些照片规模较小,在某种程度上,他们更难,因为它们不那么壮观。你必须以更亲密的方式创造意义和气氛,这使得照明更具挑战性。”


拍摄环境经过了精细地布置,这些肖像似乎更能揭示和唤起人们亲密关系中的迷失和疏远,无论他们的家庭陈设多么成功。拍摄的地点选在小城镇贝克,靠近克鲁森住的地方,和惯常使用演员和模特不同,这一次克鲁森使用他熟识的朋友,包括他的合作伙伴和创意合作者朱莉安·希姆和她的女儿哈珀。


他说:“这无疑是一次巨大的转变,但它们不是直接的自传,有些人甚至指出,这部作品正反映出了现今美国的情绪,但这不是有意而为的。尽管做好了准备,但是我做的很多事情都是从无意识的深处出发,最终到达了不同的地方,我不得不去探索。我并没有打算制作这套新的肖像,但是一切都是一样的。”


The Motel, 2014 © Gregory Crewdson. Courtesy Gagosian


克鲁森是掌控气氛的大师。居住在这些静止时刻的人物似乎在自己的想法中陷于孤立无援和麻木的境地,而一些标题对于面无表情的肖像也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女人坐在床上、地下室和汽车旅馆。阿尔弗雷德·希区柯克(Alfred Hitchcock)和大卫·林奇(David Lynch)的电影经常被认为是他早期作品的灵感来源,但是这一次的色调让人联想到短篇小说作家雷蒙德·卡佛(Raymond Carver)的故事,在这些故事中,受伤的人们在邋遢的汽车旅馆房间和黑暗的酒吧里相互吸引,但从未真的心意相通。


“这是一个绝佳的赞美,” 克鲁森说,“卡佛是我最喜欢的作家之一。即便是使用‘大教堂’这个词这也是卡佛一个短篇小说的名字,所以现在回想起来,这其中有一种无意识的联系。”


克鲁森并不总是如此忧郁和内省,也不总是有这么大的艺术野心。2005年,惠普推出了一款新的打印机,当时的宣传广告用了一首1979年的后朋克歌曲《让我为你拍照》(Let Me Take Your Photo)。录制这首歌的乐队叫The Speedies,而其中自吹自擂又极度活跃的年轻主唱正是克鲁森。他说:“我们当时紧跟时代。一群16、17岁的孩子都希望像他们的偶像一样。有一段时间我们是纽约俱乐部的现象级乐队,当时我们和一些乐队在美国进行了第一次巡回演出,我们甚至在the Palladium(译者注:美国伍斯特市一个老牌演出现场)受邀为果酱乐队暖场。那是一个狂野的年代,但它很快就燃烧殆尽了。”


克鲁森最初转向摄影完全出于兴趣,但他早期的工作让他在耶鲁获得了一席之地。他深受乔尔·斯坦菲尔德(Joel Sternfeld)的影响,并且作为一名学生在纽约画廊实习,就是为了能见到他。在耶鲁大学,他接触到了杰夫·沃尔(Jeff Wall)和辛迪·舍曼(Cindy Sherman)这样的观念摄影家的作品,把他们的舞台和视觉编排作为他更多电影架构的起点。他巨大想象力被艺术市场所接受,他的作品由纽约的高古轩画廊(Gagosian)和伦敦的白立方(White Cube)代理。


现在克鲁森正准备拍摄他的第一部电影《反光》(Reflective Light)。由卡拉·巴克利(Carla Buckley)2014年的小说《最深的秘密》(The Deepest Secret)改编,是关于对太阳过敏的十几岁的男孩的故事。克鲁森说:“他在20世纪80年代和他的母亲住在一个小镇上,他白天的生活以房子的地下室设置的暗室为中心,但他也有一些有趣的夜间冒险。他恋爱了,事情自然发生,在现阶段我只能说这么多了。”


克鲁森最后说:“我认为摄影和电影都是一回事,但我首先是个摄影师,我不会完全迷失在电影制作中。这部电影是一个视觉表现力很强的故事,这也是我对这部电影感兴趣的原因。它会在我住的地方附近拍摄,部分拍摄过程将会呈现我摄影作品的感觉。这将带有我的感性印记,你永远不会离开你自己。”


分享:
【允许转载,转载时请标注来源和作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