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国际网-中国摄影家协会主办

国际视野|什么是“新图像一代”?

2017-05-18 15:31:04 来源:Artnet 【转载】 作者: 编辑:斫子 Su Yuezhuo
分享:

1.jpg

Louise Lawler,《Why Pictures Now》,1981年,银盐摄影,3 x 6英寸 (7.6 x 15.2 cm)。图片:致谢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 2017 Louise Lawler

文/Terence Trouillot

译/Joe Zhu

《Why Pictures Now》是一张由艺术家Louise Lawler创作于1982年的黑白摄影。这张照片的名字既是一个问题也是一种宣言,呈现的是一只放在烟灰缸里、写有作品名的火柴盒。这张照片也将作为重点展品出现在4月30日至7月30日期间于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举办的同名展览中。“WHY PICTURES NOW”将会是这位艺术家的首个大型回顾展,将集中展示Lawler一系列最为知名的作品。

The Pictures Generation(图像一代)这个略带贬义的词语代表的是一群似乎不那么严肃的艺术家。但无论如何,这个名字保留了下来,并一直被用以代指那一代艺术家。1970至1980年代,这些艺术家以被艺术史学家Douglas Crimp称作“再呈现”的方式进行实验性创作,通过拼贴、以照片或其他艺术品为拍摄对象、以及挪用商业广告图等手段,拍摄的对象得以强化。Crimp于1977年发表的《Pictures》一文也出现在了Artists Space举办的同名展览画册中。当时,Lawler并未参加这个展览,但是却被认为是“Pictures”团体的代表人物。

在这位艺术家的回顾展举办之际,artnet新闻收集了10位以“再呈现”为创作模式的艺术家。我们并非简单地将这些艺术家纳入“新图像一代”,而是将他们看作是Lawler的继承者,他们使用摄影作为体制批判的工具,将其转化为对视觉文化进行创新的媒介。

2.jpg

Joshua Citarella,《Fashion Painting IX》,2016年,存档级颜料打印在画布上,22 x 16″

Joshua Citarella

1987年生于纽约

现工作及生活于纽约

借用Tim Gentles在《Art In America》的评论,Joshua Citarella的摄影“以当代图像创作的方式对现实及呈现之间的界限进行把玩。”这位纽约的艺术家是Higher Pictures画廊的代理艺术家之一,以数字媒介和雕塑形式的创作而闻名。Citarella使用修图技术来创造那些普通方式无法使用的媒介(比如大理石块),或者消除人物的某些部分、作为对媒体对于身体痴迷的某种批判。

3.jpg

Sara Cwynar,《Gold – NYT April 22, 1979 (AlphabetStickers)》,2013年

Sara Cwynar

1985年生于渥太华

现工作及生活于纽约

Sara Cwynar使用摄影、拼贴、以及装置进行创作。这位艺术家大量收集图片——用媚俗的视角将他们以不可思议的方式来进行组合。他以日常的图片是如何影响人们对世界的认知为讨论主题,进行图片内容的整合性创作。在BOMB采访中Cwynar说:“我受到了很多东西的影响,但是主要是:食品摄影、被忽略的商业静物、人们的假日摄影、业余爱好者拍摄的裸照、现成图像,各种各样的图像隐喻以及它们的流通、价值转换、让我们形成观点的方式。”

4.jpg

Martine Syms,《Natural Elevated Forwards》,2015年,存档级颜料打印,c型展架,沙袋,66 x 62 x 27″

Martine Syms

1988年生于洛杉矶

现工作及生活于洛杉矶

Martine Syms是一位观念艺术后起之秀,以视频、摄影、装置、行为艺术以及出版等各种方式进行创作。她经常使用悬挂在c型展架的双面印刷照片,而图片则来自于家庭照片、广告、电影,经常以出现在媒体当中的黑人形象为讨论主题。Syms的代理画廊是洛杉矶的Bridget Donahue。她将会于5月27日-6月16日期间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举办首个博物馆个展。

5.jpg

Artie Vierkant,《Image Object Thursday 4 June 201512:53PM》,2015,铝板与塑胶,49 x 49 x 38”

Artie Vierkant

1986年生于明尼苏达州的Brainerd

现工作及生活于纽约

后互联网艺术家Artie Vierkant使用实体及数码的媒介进行创作,经常使用自己的照片来制作雕塑。在为《October》写的一篇文章当中,他写道:“我们已经习惯于通过物体来思考我们的世界。这在一个屏幕与文件这些代表着非物质、不可触及的东西的年代当中,看起来似乎自相矛盾,但是实际上这些我们用于梳理和与世界互动的主要互动界面,让我们思考以无数的物件组合而成的世界、以及我们自己的方式变得更加简单。”

Vierkant的作品由巴黎New Galerie代理,目前正在赫尔辛基Kiasma当代艺术博物馆的群展“ARS17”展出,展览至2018年1月。

6.jpg

Kate Steciw,《SpringtimeEntropy》,2009年,C-Print,50 x 40″

Kate Steciw

1978年生于宾夕法尼亚州Bethlehem

现工作及生活于纽约

“Kate Steciw的作品讨论的是日常生活当中的实体物件与他们在互联网上的平面展示的关系,”Charles Marshall Schultz在AiA中说。这位艺术家曾经是修图师,经常使用现有的照片并对其进行改造,创作出抽象的视觉效果。她是纽约Higher Pictures Gallery、意大利米兰 Brand New Gallery、以及德国柏林Neumeister Bar-Am的代理艺术家。

7.jpeg

Leigh Ledare,《The Walk 2016》,玻璃,填充剂,捡来的明信片,来自R.D. Laing书籍Knots以及食物的拼贴,13.75 x 9″

Leigh Ledare

1976年生于西雅图

现工作及生活于纽约

这位纽约的艺术家曾经学习过摄影,将摄影、文献图片、电影、文字结合在自己的作品当中。他使用图像及图像文化来探讨身份、家庭、社会关系、以及性欲的主题。他是纽约Mitchell-Ines & Nash的代理艺术家。

8.jpg

Lucas Blalock,《Strange Loop》,2009年,彩色打印,40 x 30″

Lucas Blalock

1978年生于 Asheville

现工作及生活于纽约

艺术家Lucas Blabock使用互联网时代常用的数字修改技术来进行艺术创作,关注于图片的制作过程以及它们于空间当中的人的关系。他的照片经常故意做成古怪的样子,幽默在其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他还使用大型的胶片相机来进行拍摄,然后将照片扫描之后在Photoshop中进行修改。

9.jpg

《MagentaMassacre printing plate》,2013-2014年,使用塑料袋在铝板打印,30 x 41″

Ryan Foerster

1983年生于加拿大Newmarket

现工作及生活于纽约

Ryan Foerster是一位多产的艺术家,使用很自然的方式来进行创作——通过自然和户外景观来营造色彩丰富的图案。他将尘土、棍子、以及各种物品仍在光感相纸或者铝板上,然后让光线来完成创作。Foerster在Brighton Beach工作室的户外进行创作。

10.jpeg

Timur Si-Qin,《Visit Mirrorscape: Arrive》,2016年,Blacklit tension fabric display,铝制相框,LED照明系统

Timur Si Quin

1984年生于德国柏林

现工作及生活于柏林

这位艺术家是德国及中国蒙古族的后代,使用现成的照片及商业图像来创造虚拟的品牌——比如他的假时尚品牌“PEACE”——来呈现自然世界与数字和商业世界之间的关联。这位艺术家对《艺术论坛》说:“我对商业广告中所呈现的人类对身边的世界所进行的理解和回应过程十分感兴趣——这是我们文化当中图像搜索的方式所留下的指纹。”

11.jpg

MarcoScozzaro,《SVIAGGIONI》,2016年,丙烯装裱打印,40 x27”

Marco Scazzaro

1979年出生于意大利都灵

现工作及生活于柏林

这位艺术家曾经接受过专业的时尚摄影训练,现在使用胶片进行摄影然后通过数字技术进行调整,营造出奇异的视觉效果。在与Qiana Mestrich的采访当中,这位艺术家说“创作就是对当下视觉文化的探索,我希望从视觉环境当中提取出不同的元素,并且使用它们来创作出多层次的图片与雕塑。”Scazzaro今年早些时候在纽约的Baxter St完成了自己的首个个展“Digital Deli”。

分享:
【允许转载,转载时请标注来源和作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