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国际网-中国摄影家协会主办

国际视野|杜塞尔多夫摄影周:发现与传承

2017-04-05 16:03:15 来源:中国摄影报 【合作】 作者:高郁韬 编辑:张双双
分享:

2月,杜塞尔多夫摄影周如约登场,大部分杜塞尔多夫的画廊、艺术空间、美术馆都以摄影为主题进行布展。例如4年前的杜塞尔多摄影周,杜塞艺术宫美术馆(Kunst Palast)推出了古尔斯基的个展,杜塞尔多夫的K21美术馆推出沃尔夫冈·蒂尔曼斯个展,而去年古尔斯基跟沃尔夫冈·蒂尔曼斯双双又在杜塞尔多夫K20美术馆跟K21美术馆举办自己的摄影展。

604_20130125130153_xnhn1.jpg

604_20130125130133_5x1fd.jpg

霍斯特·P·霍斯特(Horst P. Horst)作品

杜塞尔多夫NRW-Foru美术馆是德国少有的专注于当代摄影的美术馆,去年曾与英国维多利亚阿尔伯特博物馆合作,展出了20世纪50年代的时尚大师霍斯特·P·霍斯特(Horst P. Horst)的作品,整个美术馆精心的布展都极力阐释着他对优雅的定义。今年NRW-Foru美术馆推出的同样是位知名时尚摄影师,不同的是参展摄影师仍然活着,而且精力旺盛,他是彼得·林德伯格(Peter Lindbergh),这是他首次在杜塞尔多夫举办个展,而出生于德国的林德伯格直到27岁才第一次拿起相机,并在杜塞尔多夫做了两年德国摄影师汉斯·卢克斯(Hans Lux)的助手,1973年开设了自己的工作室,1978年,他拍摄的一组14页的叙述式的时装摄影在《明星周刊》(Stern)刊登后备受瞩目,此后,他的作品横扫《服饰与美容》(VOGUE)、《芭莎》(Bazaar)、《世界服装之苑》(ELLE)、《纽约客》(The New Yorker)、《名利场》(Vanity Fair)等全球知名时尚杂志。彼得·林德伯格一直都对时尚摄影界“修片”技术嗤之以鼻,他不希望得到千遍一律的面孔,而是追求一种未加修饰的真实,他所追求的就是不向完美折腰,不管拍的模特多有名,在他的摄影作品里看得出每个人未经修饰的灵魂。林德伯格为2017年倍耐力年历掌镜,章子怡作为唯一一位登上该年历的华人女演员,尽管素颜,却比以往她任何照片,都要看起来真实且耐看。

位于杜塞尔多夫的尤莉娅·斯图瑟克收藏空间(Julia Stoschek Collection)的面积约4000平方米,共有4层楼,并设有影院和地下室。2017年,尤莉娅·斯图瑟克收藏在杜塞尔多夫的首个空间迎来了它的10周年,其目前藏品数量多达700余件,主要涉及视频与摄影类艺术作品,涵盖了白南准、托马斯·鲁夫、安德烈亚斯·古尔斯基等200多位艺术家。尤莉娅·斯图瑟克不仅仅是收藏家,也是古尔斯基的前女友。此次摄影周上,尤莉娅·斯托舍克收藏空间带来了德国女性艺术家黑特·史德耶尔(Hito Steyerl)的作品《太阳工厂》(Factory of the sun)。黑特生于1966年,不仅是一名视觉艺术家,还是位电影制片人,她目前是柏林艺术大学新媒体艺术教授,其主要方向为媒体、技术和图像的全球流通。《太阳工厂》讲述了一群工人们被强迫产生人工阳光的虚构故事,通过不同图像的整合拼接,动图结合出来的视频来引发观众内心的共鸣,展示她对当下全球化、数码化的理解,并让观众通过这件光的装置作品,探讨数码时代下产生的新的权利诉求,以及自由与监控的关系。

Kai10艺术基金馆带来美国女摄影家芭芭拉·卡斯滕(Barbara Kasten)的作品,她自上世纪70年代开始尝试结构主义摄影,在拍摄中大量使用镜子、金属铂版、反光板以及各种反光物体,并且同时采用精准的布光,甚至某些场景她还经常与职业的电影布光师与舞台设计师合作,从而达到超现实的梦幻般的景象。

CLARA MARIA SELS画廊推出了美国摄影家杜安·迈克尔斯(Duane Michals)与切玛·玛多斯(Chema Madoz)的展览。杜安·迈克尔斯早年喜欢绘画和诗歌,随后成为在纽约工作的自由摄影家,他常拍摄多幅、带有叙事性的连续摄影作品,寻找摄影里时间与空间的矛盾性。例如这次画廊带来的手持凸面镜的女人系列照片,事实上仅由相机之眼所看的像,跟照片里的女人从凸面镜里看到的她自身是完全不一样的,但正是这种不一样,让人更陷入到孰真孰假的场景中。而切玛·玛多斯,1958年生于马德里,目前也工作在马德里。自其1985年首次成功举办展览至今,切玛·玛多斯已经成为最知名的西班牙当代摄影师之一,在2000年更是被西班牙文化部授予国家摄影大奖。他不断观看与练习,形成一套独特的视觉语言,他常将不同的事物排列组合,创造出富有诗意的图像。他所拍的照片也全部取材于真实的场景,经由巧妙的构思,拒绝数码后期的痕迹,最后提炼出摄影里诗意的美好。

杜安·迈克尔斯(Duane Michals)作品

BECK & EGGELING画廊带来了法布里奇奥·普莱西斯(Fabrizio Plessis)的作品,他是一位意大利的装置和视频艺术家。“水”是他不断再挖掘的一个永恒的主题,这次画廊还带来了他的摄影作品,他不断拿着剪刀剪水,大有中国“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之感。法布里奇奥的作品出现在自1970年到2011年的每一届威尼斯双年展上。

贝歇夫妇的学生、类型学摄影代表人之一,摄影师劳伦兹·布尔格斯(Laurenz Berges)常年关注荒芜人烟的场所的影像也亮相了摄影周,跟他的作品同展的是意大利雕塑家法彼欧·维阿乐(Fabio Viale)。

古尔斯基学生露西亚·特尼科瓦(Lucia Sotnikova)的作品也经由Setareh画廊推出,她的作品即使在使用闪光灯的情况下,也仍然保持着恬静的余味,色彩、构图、光影,在看过她作品某一天后,仍牵绕着你的记忆。本雅明曾把画家与摄影师比喻成巫师与外科医生,画家在其作品中同现实保持了一段距离,而摄影师则如同拿着精密仪器的外科医生在深深地刺入现实。但在我看来,摄影要想走向艺术,非向巫师跳槽不可,而外科医生就让那些优秀的纪录片导演承担吧。

这次Julia Ritterskamp艺术空间展示的是我跟另外一个德国人的作品,呈现的是我全新的系列《希腊神话》和《米开朗基罗》,在古希腊时期,神话人物雕像大多是拥有色彩,我希望能再一次捕获这种古老的体验,拥有颜色与时间的古希腊罗马神话雕塑。相比起简单的快门式摄影,用扫描仪的方式更能幻化成带有时间痕迹的新图像,又采用油画的颜料进行创作背景,来反映雕塑内心以及它所代表的神话故事,在创作胜利女神(尼刻)时,虽然我选择的是西方的主题,但是在背景创作中,还是采用东方的美学。

分享:
【允许转载,转载时请标注来源和作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