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国际网-中国摄影家协会主办

访MoMA新任首席策展人

2014-05-21 14:24:24 来源:中国摄影报 【转载】 作者: 编辑:sudan
分享:

    

      2月8日起,美国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新任首席摄影策展人昆汀·巴耶克(Quentin Bajac)策划的首个大型摄影展览《世界本身:影室内的摄影实践》在MoMA的爱德华·斯泰肯摄影画廊开幕。展览集中呈现了19世纪以来,包括曼·雷、哈里·卡拉汉、伊文·佩恩、塞杜·凯塔、布鲁斯·瑙曼、阿德里安·派珀、卢卡斯·沙马特、朱莉安·玛格丽特·卡梅伦、辛迪·舍曼、威力德·贝西蒂、乌塔·巴尔特等现当代多位知名摄影家和艺术家的影室摄影实践。展览同时有针对性地展示了部分相关视频片段。
  在展览资料阐述中,巴耶克表示,“展览意在思考影室这样一个自在自为空间在摄影创作行为中所扮演的角色。相对于时间、语境、摄影师的拍摄动机和自身个性,影室更像是一个舞台、实验室或者说运动场”。
   日前,围绕整个展览的策划初衷,美国摄影界新闻网(PDN)采访了巴耶克。

       PDN:你任职MoMA后的首展为什么选择关注影室摄影?
   巴耶克:关注当下,特别是在美国、在纽约有很多摄影师,尤其是年轻一代摄影师投身于影室摄影实践。上世纪90代纪实摄影依然很流行,但今天有一个强劲的趋势是关注照片物质性的实验影像,摄影师们热衷于待在暗房中,享受影像的生产过程。自然,这些更多体现在广告及时尚摄影中,摄影师们在努力探索更多的可能性。
  我觉得确实有必要通过梳理MoMA的相关收藏引起人们对于影室摄影的关注,当然此前我也并不确定我们的收藏可以支撑起这个展览。然而在打开博物馆线上收藏的一个个文件夹,我惊喜地发现了大量过往不曾看过的影像,它们为我们提供了以另一种方式撰写摄影史的可能,而不仅仅是像过往的MoMA那样,把太多时间和关注给了纪录性影像。这种可能包括以那些在房间内拍摄的影像为中心的梳理方式。美国20世纪有着深厚的影室摄影经验,我想这些正在为今天的众多年轻摄影人所回望关注并传承发展。

     PDN:你怎么看待今天的这种趋势?
  巴耶克:我想可以借古喻今一下。19世纪末,柯达相机诞生,为与蜂拥而起的大众摄影相区别,摄影人以画意摄影作为回击的武器,其中不少人甚至回到传统的摄影工艺中,重拾标志专业化的重铬酸盐成像法、铂金印相等。今天的情形与当年类似,面对数码及网络时代影像的愈加非物质性,不少年轻摄影人选择了以返祖的手段来应对。我想今天这很多作品可以叫做新画意摄影作品,只是他们总有些怀旧保守的情绪在其中。

  PDN:你是不是觉得这些影像正在为摄影的发展奉献很多的智慧?
  巴耶克:我并不十分确定,毕竟影像的数量越多,将它们阅尽的难度越大。同样的问题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学者和摄影师也遭遇过。如果你回头看看齐格弗里德·科拉考尔(Siegfried Kracauer)或者瓦尔特·本雅明那个时期写作的文论,会发现他们都在谈论浩如烟海的大量影像,当然这种影像传播的泛滥成灾一定程度上归功于插图传媒的推波助澜。那时,他们就已经感觉无法看遍这些与日俱增的照片。某种程度上说,摄影的历史由于技术的变革也在不断重演。

  PDN:对于策展人和图片编辑来说,从以几何级数增长的大量影像中发现未来的发展趋势或许也更难了,因为里面孕育着非常多的可能。
   巴耶克: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问题是人们还没有太多的渠道看到更多的影像,以致于当时很多摄影师的很多作品并不为人所知,而今天的情形大不一样了,无论是学者、历史学家、评论家还是新闻记者每天都可以把大量时间放在浏览网络上。相应的,作为实体空间的博物馆此刻就显得愈加重要,我们务必要找到新的路径以与网络上正在发生的情况建立联系,同时我们还要建立数字博物馆以弥补实体空间的不足。自然这不能仅仅是个网络,它还要能帮助我们与摄影师合作,比如说委托拍摄以及网络作品展示等。
  网络上的大体量作品并不意味着它们具备上墙的价值,这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但今天我们意识到与15年前相比,随着摄影的普及,其形式已经愈加多种多样。如果说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摄影师还有明显的实体空间展示欲望,那么今天的年轻一代摄影师已经越来越重视网络的自我表达,或者通过自版书的形式来展示自己。对于这些现象,我们博物馆务必要承认并需要做出一些相应的改变。

  PDN:你提到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由于途径问题很多伟大的照片遗失了,但问题是今天同样有一个悖论,很多伟大的照片被浩如烟海的大量影像淹没了。
  巴耶克:确实如此,所以我们的博物馆就要想办法发挥作用,我们不能冒进,而需要花些时间督促大家真正地进步。摄影家需要做出真正伟大的系列作品、需要有一些真正伟大的照片。你必须编辑自己的作品、必须学会看着它如何随着时间成形成长。

  PDN:说回展览,你希望观众从中受到怎样的启发?
  巴耶克:我希望他们意识到每一张照片都独具结构,影室也是其中的关联因素,摄影是记录,同时还是一定空间之内的游戏。你可以在室外完成拍摄,也可以在室内完成创作。我还希望他们将摄影作为一个整体来理解,艺术实践可与本身经验相联系,在肖像摄影、广告摄影、艺术摄影或者科技摄影之间并没有明确的分野,艺术摄影可以从其他摄影门类中汲取营养。

   PDN:你说过MoMA过往的摄影策展人都是为摄影史所检验过的(博蒙特·纽霍尔、爱德华·斯泰肯、约翰·萨考斯基等),那么就您本人而言,在观众愈加具备专业眼光的当下,你认为人们对于这个展览会有何种反映? 
  巴耶克:我希望他们感到惊奇,希望他们发现过往他们不曾预想到的MoMA收藏,希望他们理解我通过展览提出的另一种撰写摄影史的方式。当然,关注影室摄影的同时,这并不意味着我对纪实摄影实践不感兴趣。
  我希望他们喜欢展览的悬挂方式,我在照片之间留出了足够的间隙,我不想在每间屋子里展示太多的照片。我希望他们理解为什么这个展览仅有寥寥数语的文字说明,我真的希望通过照片以及照片间的组合关系传达自己的策展理念。

  PDN:人们认为摄影是今天最具动态性和变革性的艺术媒介,对此你怎么看?
   巴耶克:我也是这么认为的。我想我们正在经历一个对摄影来说最有趣的时代。 摄影本身不断更新,几乎始终保持作为一个新的艺术门类和媒介而存在。而且,我也始终惊异地发现年轻一代对于拍照是那么感兴趣。1839年摄影术诞生之初,一个法国人说起摄影就说它是旧文明中的新艺术,而今这个已经有将近200年历史的新艺术依然处于不断翻新的状态,这很伟大!


 

分享:
【允许转载,转载时请标注来源和作者】

相关文章